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2年5月25日 星期五

1959年俄羅斯登山者全隊離奇死亡事件 -- 迪亞特洛夫事件

資料整合!!
1959年2月2日晚上在烏拉爾山脈北部的Dyatlov Pass事件導致九位前往滑雪遠足登山者的死亡 。它發生在Kholat Syakhl的(Холат-Сяхыл)(意思是死亡之山)。 自事件發生後, 人們據 登山者小組的領導伊戈爾Dyatlov(ИгорьДятлов)的名字,將該位置稱為Dyatlov Pass(ПеревалДятлова)。

由於沒有目擊者,事件的始末引來外界很多的猜測。當時的蘇聯調查員表示事件是由“一個蜚夷所思的神祕力量”造成死亡。 在事件發生後三年內該地區被列為被禁止進入。事件的真相至今仍因缺乏倖存者而存在謎團 。

當時的調查認定登山者自行從內撕開他們的帳篷,赤腳離開帳篷到大雪和溫度-30°C的外而。雖然屍體沒有任何爭紮的跡象,但其中兩名受害人頭骨斷裂,兩人有肋骨斷掉,另有一人的口內沒了舌頭(同時亦找不到斷舌的下落)。測試顯示出他們的服裝含有高放射性。

團隊為八男兩女,烏拉爾工業學院的學生和畢業生(現為烏拉爾國立技術大學)組成了一個橫跨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北部烏拉爾滑雪跋涉的小組,由伊戈爾Dyatlov領導,隊員包括:
1. Igor Alekseievich Dyatlov, 隊長
2. Zinaida Alekseievna Kolmogorova
3. Ludmila Alexandrovna Dubinina
4. Alexander Sergeievich Kolevatov
5. Rustem Vladimirovich Slobodin
6. Yuri Alexeievich Krivonischenko
7. Yuri Nikolaievich Doroshenko
8. Nicolai Vasilievich (Vladimirovich?) Thibeaux-Brignolles
9. Alexander Alexandrovich Zolotariov
10. Yuri Yefimovich Yudin

隊員Yuri Yudin擁抱因病而提早離隊的Lyudmila Dubinina, 遠點左邊的就是隊長Dyatlov
他們將目的地定在Otorten山(事發地點以北十公里的一座山)。該登山路線在當時被評為最難的第三級。所有隊員亦有心理準備該次旅途會是一個漫長的滑雪和登山探險之旅。
一月二十五日,他們坐火車抵達俄羅斯北部Sverdlovsk Oblast省位於中央的城市Ivdel,再坐貨車到境內最北有人定居的Vizhai 。一月二七日,他們開始步行至Otorten。但翌日一名隊員Yuri Yudin因病折返;換言之一人離隊,隊中餘下九人。

這九人登山隊成員當時紮營的位置圖
他們最後一個營地周圍的日記和相機可以追溯他們出事前一天的路線。 1月31日,他們抵達高原地區的邊緣,並開始準備攀登。他們在樹木繁茂的山谷整理出剩餘食品及設備以作回程時用 。翌日(2月1日),他們開始通過事發的山峽。依調查結果看來,他們計劃用一日通過山峽,並在第二天晚上於山峽的另一面(尾)紮營,但由於天氣轉壞,暴雪降低能見度,他們迷失方向和偏離西面,逐漸移向 Kholat Syakhl山的頂部。當他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們決定停止行走,直接在山坡上紮營,而非移到1.5公里外的山下,能提供暫備的樹林。Yuri Yudin(即早前因病離隊的倖存者) 推測,“Dyatlov可能不希望回頭,白走了他們該天已完成的距離,或者他決定練習的山坡上露營。”

搜索和發現

到了2號因為暴風雨能見度比較低。他們迷失了方向,本來應該是要向北穿越一座山丘,但卻往西行進,來到了Kholate Syakhal山,這座山的名稱來自當地土著曼西河語,意思是”死亡之山”或”不歸山”。等他們發覺走錯路程時就折回頭,並下午5點左右在該山腰紮營,並且搭起一頂用舊帳棚縫製而成的營帳,九個人就在裡面用餐後,並陸續進入睡袋睡覺。

他們事先已經商定Dyatlov將發出一個電報給他們的體育俱樂部,表示會盡快返回Vizhai, 預計不遲於二月十二日。但Dyatlov曾告訴Yudin,他預計這次旅程會很長,所以當這個日子(2/22)已經過去了,而體育俱樂部沒有收到消息,俱樂部方面亦不以為然,因為幾天的延誤在這樣的探險中是很常見的事。直至隊員的親屬要求救援行動後,研究所負責人才02月20日發送了首支由教師和學生組成的志願者救援小組 。後來,軍隊和警察部隊亦參加救援行動,又派出飛機和直升機。

搜救人員找到損毀的紮營帳棚
2月26日,搜索隊在Kholat Syakhl發現被遺棄的帳篷,帳篷嚴重損壞 。發現帳篷的學生Sharavin說:“帳篷被撕成兩半,又被積雪覆蓋。它是空的,隊伍的所有物品和鞋子都被在內。“ 調查人員指出帳篷是由內被割開。隊員在逃離時留下了八、九組的腳印,有的穿著襪子,有的只穿了一隻鞋,有的甚至赤腳。腳印顯示他們有可能去到了附近的樹林邊緣(有山峽的另一端,帳篷的東北1.5公里 )。但在500米後,腳印被雪覆蓋。在森林的邊緣一棵大的老雪松下,搜索人員發現了火的遺跡,旁邊有兩具屍體-Yuri Krivonischenko and Yuri Doroshenko。兩具屍首都是赤腳及只穿著內衣。他們身旁的老雪松上,高五米樹枝的有被折斷的痕跡,顯示有人曾爬上樹尋找東西,也許是他們逃離的帳篷。在該棵雪松和帳篷之間,搜索隊再發現三具屍體,Dyatlov,Kolmogorova和Slobodin。的死狀顯示他們試圖返回帳篷。他們被發現分別在距離樹的300 ,480和630米外。

九名遇難者遺體分佈位置
調查
1959年2月26日發現的帳篷顯示, 帳篷已經從內部切開,而大多數的隊員是穿著襪子或赤腳逃離帳篷。

在發現了首五具屍體後,法醫立即開始檢視屍體。醫生檢查後發現屍身沒有受傷, 當時得出的結論是,他們都死於體溫過低。slobodin在他的頭骨小裂紋,但它不是一個致命創傷。

        另外4個人的屍體是在兩個月後,也就是5月4號後才被發現,是在篝火往樹林深處約75米深溝處,埋在4米深的白雪下,其中一具頭部輕傷,另三具受重傷,受重傷的經過檢驗,其中一個顱骨破裂,另兩個肋骨斷裂,看似受到極大撞擊力造成。同時還有一位女性失去了舌頭,為了保暖,這幾個遇難者也有人將已先喪生的其它隊友帽子和衣服,穿在身上或撕下包裹在腳部。
但在五月被發現四具的屍體改變了一開始的推論。他們當中三個有受到致命的傷害: Thibeaux-Brignolles的顱骨受到了主要的損傷,Dubunina和Zolotarev都受到了重大的胸部骨折。據Vozrozhdenny博士,能造成這種程度的損害,所需的力量必須是非常的大-他表示和撞車車禍的力量相若。

兩個月後才被發現被雪掩蓋、埋下四米深山溝的另外4名遇難者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屍體均沒有外在傷口,好像他們是被一股高壓的力所創一樣。 Dubunin的屍體被發現缺少了舌頭。最初有一些炒作指,可能是土著曼西人攻擊和殺害進入他們土地的隊伍, 但調查表明,其死亡性質不支持這種猜測-因為在附近遠足者的足跡並非罕見的,而且若是被攻擊,登山隊員理應會有表面傷痕,而且他們亦沒有表現出有爭紮過的痕跡。

外界總結以下幾個疑點,認為有事有蹊蹺:
        1.為何他們在帳棚裡面半夜睡覺時,突然醒來要用刀子,從內部割開帳棚布往外逃竄?除非是很緊急的狀態下需要急忙逃命,才要用到刀子趕緊割破帳棚。甚至連禦寒的大衣或毛毯都沒來得及拿,有的只穿襪子或光腳就跑出外面,他們到底遇到了甚麼狀況?當時的酷寒氣溫是零下25~30度,明知道沒有穿足禦寒裝備外套,在那種低溫下會無法存活,為何?

        2.六人因溫度過低死亡、另三人則是有極大外力撞擊才產生致命創傷性的頭顱及肋骨破裂,這種撞擊力和汽車撞擊力道差不多,當時檢驗醫師說應該不可能是人為的,除此之外而且沒有其它外傷。當時蘇聯官方調查後宣稱九人全都是因低溫死亡,而且最後結論是:這群學生是死於:”未知力量”造成。隨即宣布結案,並將卷宗歸類在絕密存檔裡面。

        另外坊間也流傳的諸多的超自然說法,也有人猜測是否當天有雪人野人出現,或外星人駕駛飛船攻擊所致,還有傳言說有些隊員屍體受到燒焦、並檢驗出高輻射值,皮膚呈橘色,頭髮變得灰白。甚至還有在南方離該處大約50公里(30英里)外,有另一組露營的地理系學生說,當晚有看到罹難地點上空有出現發出橘光的不明飛行物或火球。

解析
當時隊友們紮營的地點顯示是有坡度的

許多超自然的網站在介紹該起事件時,大都以離奇、恐怖之詞來形容。連歷史頻道在遠古外星人系列裡面在介紹該事件時,也是以不明外星人輻射攻擊假說來詮釋。民間也有流傳是否當時他們受到其它恐怖之物攻擊,所以連禦寒的衣服都來不及穿,只穿著睡覺時的貼身內衣、並在急忙中用刀子割開帳棚逃亡。另外也有一種理論說是當地的土著或監獄逃犯襲擊造成。但是土著襲擊說比較不受認同,因為當地曼西河土著的村落距離該處有50-60公里遠,而且他們和俄羅斯的關係良好,況且在那冬季是不可能跑到那邊獵鹿或放牧的。

        還有一種說法即是蘇聯的軍事實驗在該處秘密執行,卻無意中遇到這群登山者,軍方為保守機密於是殺人滅口。
        種種傳言不斷,全世界的人也都在問,那晚究竟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經蒐集諸多資料整理後,目前國外分析家對於該起事件比較能夠合理的解釋如下:
        事發當時這九人因迷失方向走進Kholate Syakhal死亡之山後,折頭回去的路程中選擇在該山腰處紮營。但這幾名登山經驗豐富的隊員,竟然是在有斜度的坡上紮營。因為搜救及調查人員,事後很驚訝的發現到他們紮營的地點,是屬於小雪崩高度暴露的山坡路徑上。(意思是在這種坡度上紮營有遇到小雪崩的危險性)

        據分析家研判、有可能隨著當時天色漸晚、夜幕低垂,這群經驗豐富的隊員們也疲憊不堪而在爭論分歧的情況下,所以就直接就地紮營。其實他們那時心裡面可能也是覺得有點不安穩而有疑慮。而當晚他們各自準備就寢睡覺時,狀況發生了!

紮營處的坡度草繪圖
       他們在帳棚內隱約聽到上方傳來隆隆的噪音吼叫聲,據研判有可能是當時在作夜間訓練的蘇聯的米格21或蘇剴9型噴射戰機在該山區低空飛行經過。
(這也解釋了離營地50公里外,有另一組地理系的學生看到他們上空有亮光~請注意~這種蘇聯噴射機所發出的噪音聽起來有點像雪崩)

        而疲憊再加上恐慌的隊員們,或許其中有人驚叫”雪崩”、在急速逃命的氛圍下,隊員趕緊拿出刀子劃破帳棚往外逃竄。因夜晚一片漆黑的情況下,他們往下坡的樹林方向奔跑,而噪音聲音一直持續著,當他們跑到松樹那邊時,噪音慢慢停止消失。由於一片漆黑的情況下他們也看不見遠處的帳棚,想像可能是被雪崩給掩埋了。他們這時也意識到這下麻煩大了,所以就在松樹那邊趕緊就地收集木材準備取火。

        但身上只穿單薄衣服的他們,顯然已經禁不住零下20-30度的酷寒低溫,而陸續有五人死亡,另外真正後續的雪崩出現,一人遭到滾落下來的岩石擊中導致頭顱破裂,另2人則摔落淺山溝裡,或遭到當時落石撞擊肋骨後也喪命。

        還有當初參與救援隊裡面成員指出,這掉落深度山溝造成致命性創傷的四名罹難者,也有可能在那種坡度及深度下的深溝造成這種傷害。


        對於這三個罹難者為何會頭顱及肋骨破裂造成死亡,也有一派理論是推測是否他們遭遇到當地曼西河土著的入侵攻擊。而在抵抗過程中,隊員搶奪槍枝被擊中頭顱造成破裂。而這也解釋當初蘇聯當局低調處理該案的原因,因為蘇聯政府考量避免這件事情引起動亂及軍事鬥爭。但這項理論沒有獲得支持的原因,在於現場根本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

        而罹難隊員其中某位女性的舌頭不見,推測很極有可能是附近的食腐性動物(那為何不食死者其他的部位?),例如狐狸造成。另外關於歷史頻道遠古外星人節目內容及某些比較煽情誇張的網站所敘述的

        1.屍體被燒焦、頭髮變得灰白、表現出急速早衰的跡象?
        這些說詞經個人查證後都是子虛烏有、文件紀錄上也沒有記載。某些報導是說在松樹下發現的兩名罹難者手部有燒傷,合理推斷是來自他們兩人在取火供暖時造成的,因為屍體旁邊散落著燒焦的樹枝。至於頭髮變得灰白之說也是無稽之談,因死因裁決的報告裡面,紀錄著罹難者的頭髮是自然色。這些都是後來坊間誇大故事加上去的傳言。

        2.該案件在九十年代解密後,據傳醫學檢測其中四人的衣物上有放射性反應?
        關於這點有國外分析家有兩種看法,第一即是他們那時所使用的露營釷燈的燈芯外包膜含有釷,也就是在燃燒時會有些α粒子輻射粉塵漂浮附著在衣服上。第二.不負責任的媒體誇大了衣服表面上的淺輻射劑量,事實上根據各方面的專家意見,在當時俄羅斯地區的原子彈試爆數量相當多,尤其是在秋天,這種輕微的表面污染並不少見。

        還有事發的前兩年、也就是1957年9月29日,在烏拉爾地區的克什特姆發生震驚世界的核災難(這地區是前蘇聯重要的核工業基地,裡面地下核廢料存儲罐突然發生爆炸,威力相當於1945年美國投在廣島的原子彈的100倍。當年至少1000人死於輻射,而狂風將放射性煙雲刮到數百公里外,三年後因受輻射感染的居民也死了幾萬人。)

        3.某位隊員在出殯時,親屬發現皮膚是橘色的?
        應該說是深褐色才對,那是葬儀業者為往生者敷上的類似某種染色藥劑,目的為掩蓋遭長期凍曬傷已變色的膚色,讓外表看起來比較沒那麼難看。

        當初臨時身體不舒服而逃過一劫的Yuri Yudin,後來組織了一個基金會為了要查明真相而努力,他也曾經說過,如果給他一個機會問上帝的話,那就是當天晚上究竟是發生甚麼事情。而他自己認為這九名隊員,是遭受到當時蘇聯軍隊在該處執行秘密實驗或任務時不慎撞見而殺人滅口。
那我們回頭檢視這起事件時,似乎就能夠以山難的角度來解析,而當初為何這幾位登山者在下午五點時,在有坡度的山腰紮營,原因在於當時他們行走一整天已疲憊不堪,一行人要在摸黑前紮營下來,儘管這些經驗豐富的登山者,明知道這種坡度也可能會發生雪崩的機率,但因天色漸漸昏暗,沒辦法繼續前進所以還是就地紮營。

        現在問題是造成大家睡覺時會突然驚醒,並來不及拿禦寒衣物便用刀子刮破帳棚往外逃竄。會產生這樣緊急逃命的原因,我想唯一能合理的解釋應該是他們有聽到雪崩的隆隆噪音所致(無論這噪音來源是真正的雪崩或飛機噪音造成),所以才會不經思考馬上往外衝出。遇到雪崩衝出後就是一直往下方跑,而不是往上方。所以造成六位隊員很快就因為失溫而死亡,其它三位的頭骨破裂及肋骨斷裂致命性創傷,很有可能是發生真正的雪崩而被落石擊中。也有人說落入山溝撞擊造成。

        至於為何這三名創傷性死亡者會在四米深的山溝裡,我想應該有兩種可能,一是在真正雪崩時、被落石擊中而受傷,被擊中時還沒有立即死亡,其它隊友幫忙扶持至樹林處,因失溫加上傷重不治後,隊友才將其遺體放進山溝裡。二是這幾人在行進至山溝處跌落,造成創傷後因失溫才致死。個人是認為第二項比較有可能,因為當時的狀況,應該不需要再費勁、將四具遺體搬運丟進山溝。這是比較稍不合理之處。

        由於傷勢這部分的資料嚴重地不完整,到底他們受創傷的實際程度如何?是立即死亡?還是存活多久後才死去?所以在拼湊這幾位罹難者死亡時間的前後順序時,會產生好幾種推測。然而許多超自然傳言又誇大了他們的傷勢,例如”由身體內部產生粉碎””全身燒焦””某具屍體變成橙色””受到高輻射線照射以致急速衰老,頭髮變白”等等,這些經查證也都子虛烏有,純粹是謠言。

http://forum6.hkgolden.com/view.aspx?type=BW&message=3746775&page=9&highlight_id=0

4 則留言:

  1. Thank you for your information

    回覆刪除
  2. 皮膚變黃是殯儀館他們用特殊藥劑染的皮膚 問題是據搜查隊員表示他們上山發現那些屍體時 屍體就已經是黃色的了 所以我認為這個解釋也很瞎 感覺是要隱瞞些甚麼 而且最讓人起疑的是 蘇聯政府也很奇怪 竟然在當時下令禁止繼續調查這起事件 而且還因此封閉了那個地區整整三年的時間 如果只是普通事件為何要這麼做 到底蘇聯當時要隱瞞些甚麼? 還有為何要把其中兩具屍體帶走 不歸還給家屬?這真的很奇怪 我還是覺得這個事件真的沒辦法解釋 除非你能回到過去才能了解迪亞特洛夫這起事件的來龍去脈。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證實的確蘇聯在此區進行秘密試驗,當晚聽到的雪崩聲是戰機的引擎聲,下令禁止調查也是情理之中。

      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