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蓋亞假說:美麗的神話

如果大家喜歡觀看有關靈性/Newage文章的話,相信不會對「蓋亞」這詞彙感到陌生,地球就像是照顧萬物的母親,這個想法無疑是非常美麗,也正因如此,英國科學家 James Lovelock 七十年代提出的蓋亞假說 (Gaia Hypothesis) 變得相當流行。

蓋亞假說內容
假說中,地球上的生物和環境形成互相回饋的體系。體系中的生物會改變地球環境,而被改變的環境則會推動生物演化。兩者相互影響和作用下,使地球成為適合生命持續發展和生存之地。地球猶如能自行調節的生命體,是「超級有機體 (superorganism) 」,猶如希臘神話中的「大地之母」蓋亞 (Gaia) ,故命名之。而假說的三大重點為:

  1.  地球是對生命極為有利的棲息之所
  2.  生命大大改變地球環境,包括大氧與海洋中的化學成份
  3.  地球環境過去一直相當穩定

不過,蓋亞假說一直備受爭議,主要是因為不夠嚴謹,且並無數據支持。上周,英國海洋學家 Toby Tyrrell 在 New Scientist 撰文指地球並非有如 James Lovelock 所說這麼簡單,他以科學証據該點証明假說並非事實。



地球是對生命極為有利的棲息之所? 
Toby Tyrrell 認同另一環境科學家 Stephen Schneider 的看法,冰河期是最有力的証據推翻假說。

這些時期(冰河期)相當不利於生命。在過去的冰河期,對比溫暖的間冰期,陸地植被減少一半左右,而現時由淺海覆蓋的四分之三面積,曾經在海水水位下降時成為旱地,這些淺海卻是海洋最有生產力的地方。

冰河時期(對地球)的主要驅動力並非生命,而是米蘭科維奇週期 (Milankovich cycles) ,即地球圍繞太陽公轉時的週期性變化,這是純粹物理現象。然而,生命也牽涉在冰河期的低溫中,因為他們都是碳循環其中一環,控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與地球的溫室效應。

另一個對生命毫無好處的,是地球上氮出現的形態。存在於空氣和海洋中的氮,以兩個氮原子的惰性氣體大量出現,只有固氮微生物可以利用;而其他生命更易利用的氮形態,如硝酸鹽 (nitrates) ,卻十分罕見。這導致氮元素過剩,生命卻缺乏氮的情況。地球上的氮循環幾乎完全是由微生物推動,但其結果完全跟蓋亞假說的相反,地球並非對所有生命有利的棲地。

生命大大改變地球環境?
Toby Tyrrell 同意此點,他指有許多証據可以証明,但相對薄弱,他反更支持「生命與地球協同演化 (coevolution of life and planet) 」說。

例如,生命影響行星反照率,即地球反射太陽幅射回太空的程度。海洋微生物產生的二甲硫醚 (dimethyl sulphide) 就能影響雲量形成。

然而,這種經常被用以確認蓋亞假說的效應,証據卻相對薄弱⋯⋯雖然, Lovelock 的第二個論點顯然是正確的,但並非是不可置辯的理論。它同樣可以類似的「生命與地球協同演化」假說解釋生命與環境相互的影響,此一說沒有要求影響的結果會改善或維持地球的可居住性。現時也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相信蓋亞假說而非協同演化說。

地球環境過去一直相當穩定?
至於第三點, Toby 認為地球多次的冰河期已經可証明假說的矛盾。

地球的氣候週期充斥多次的冰河時期,與假說自相矛盾。我們也有證據發現海水中主要離子濃度有長期變更、指全球曾有可能完全結冰的「雪球地球 (Snowball Earth) 」說以及引起厭氧生物體中毒氧化災變 (Great Oxygenation Event) 。

Toby Tyrrell 最近亦出版了《Gaia: A crit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life and Earth》深入討論該假說。

正如 New Scientist 另一篇的評論所說:

這就是科學。有些人會感嘆美麗、安慰性想法的崩潰,但蓋亞應該被世人記住她是個優雅的假說,引發起現時「地球系統」(絕不優雅的名字)的重要研究。

參考:
Gaia: The death of a beautiful idea - New Scientist, 31 October 2013
My verdict on Gaia hypothesis: beautiful but flawed - New Scientist, 1 November 2013

http://thehousenews.com/nature/蓋亞假說-美麗的神話/

2013年12月21日 星期六

世界10大擁有超乎尋常能力的「異人」

這10個人都具有各自超乎尋常的能力,讓人不禁相信,〝超能力〞並非只存在於漫畫中......

10.Michel Lotito
他可以吃任何東西,消化任何東西,包括金屬、玻璃,甚至有毒材料。他一生中吃過自行車、手推車、電視機,甚至一架Cessna150飛機。在他自然死亡之前,他消化了大約9噸金屬物。





9. Mas Oyama 
Mas Oyama,原名Choi Yeong-Eui,1920年生於朝鮮,後來移居日本,成為著名的空手道大師,並改名為 Mas Oyama。他對徒手鬥牛很著迷,並徒手制服了54只公牛。他曾一次性用單拳分別打死了3頭牛,然後用空手道將牛角切下。
片段:http://youtu.be/2R7hf1fs5W0
我個人覺得比較像是在虐畜...


8. Scott Flansburg 
他擁有驚人的數學技能,被認為是最快的「人類電腦」。他心算的速度甚至快過最有天賦的自閉癥學者。








7. Ma Xiangang 
15年前,Ma Xiangang突然看到一道閃電,隨後他跑出家門,發現了一根破電線。他開始修復這根電線,但突然意識到,手裡拿著的這根電線仍然帶電。

這讓他發現,自己竟然不受電流的傷害。後來也有試驗表明,他可以毫髮無傷的承受220V的電壓,一邊接觸電源,一邊拿著燈泡,就可以點亮燈泡。他漸漸變得對電流很沉迷,用他自己的話說,他樂在其中。




6.「冰人」Wim Hof 
雪地上奔跑可能不見得是一種超能力。但不穿鞋只穿著一雙短襪,在北極圈零下20攝氏度的低溫下,一口氣跑上5小時25分鐘,就算是超能力了吧。

Wim說,他能夠承受極端的酷寒,是因為他能夠調節自己的意志,從而「將自己的恆溫器調大」。



5.Isao Machii 
據說,他「手眼合一」的程度已經超越了人類水平。他能將任何拋向它的東西,正好沿中間剖開,比如時速超過700公里飛向他的網球。

他也曾兩次分別將兩顆飛向他的子彈剖開。他說,他實際上不是用自己的眼睛,而是,在腦中立即想像物體飛行的軌跡。


4. Dave Mullins 
他是擁有多項水下記錄的自由潛水者。他能夠在不借助氧氣和設備的情況下,潛入水下108米處,一次吸氣就可以在4分2秒內游完244米。他讓自己的肌肉在缺氧狀態下工作,從而讓他比大多數潛水者游得更遠。






3. Laurence Kim Peek 
他是一個極具天賦的智障患者,被譽為超級腦容量學者。兩歲之前他開始閱讀,並萌生出讀書的熱情。他能夠過目不忘,僅花幾秒鐘就可以記下兩頁的內容。

他能夠記住超過12000本已讀書籍中98%的內容,包括郵編、地區編碼以及黃頁,成為能通曉歷史、科技和宗教的「真人圖書館」。



2.Ben Underwood 
他兩歲時被診斷出患上了視網膜癌癥,3歲時被迫摘除了眼球。

他能夠利用舌頭發出的尖細聲音「看世界」,讓自己獨立行走,甚至可以做更為複雜的事情,如打籃球、踢足球、滑旱冰,甚至玩視頻遊戲。他是利用回聲定位法的唯一一人。

1999年1月19日,他死於曾奪去他視力的視網膜癌癥,年僅16歲。


1. John Chang 
他是上世紀下半葉一位神秘的氣功大師,在爪哇島上以針灸醫術而聞名。當地人說他有極不尋常的能力。

他曾在一群記者承諾不會曝光的情況下,展示了如何用「氣」撕裂報紙,並讓其燃燒。當看到自己最終還是上了電視,從此便從人們的視野中消失。
片段:http://youtu.be/r331mHLncyE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美軍最新式全彩色夜視儀 畫面驟眼睇彷如白晝

領導:給我速速山寨出來!三個月,就三個月。我要在華強北路看見成品!
2013年11月18日,一支聯合部隊和阿富汗軍隊在阿富汗赫拉曼德省展開行動,逮捕了一名塔利班支持者和四名極端分子。整個行動在夜裡展開,隨隊的攝影師裝備了最新式的全彩色夜視儀拍攝抓捕行動,拍攝出的畫面不細看就如白天拍攝的一樣。





全彩色夜視儀拍攝的夜間行動士兵,連迷彩花紋都依稀可辨

士兵頭上的光源是月亮而非太陽,附近夜空中能看到大量星星

這款叫Color Path night vision的新型彩色夜視儀正逐步在美軍中推廣

美軍戰地攝影組常用的把夜視儀加裝到相機上,夜視照片通常用這樣的相機拍下

除了電線杆有些偏色,畫面其餘部分顏色還原良好



荒誕絕倫的偽百科全書:Codex Seraphinianus

百科全書猶如字典,資料準確性非常重要,如電影《字裡人間》中,稍有不慎書本就會完全失去公信力,無人問津。然而這本荒謬至極,「無句真」的偽百科全書 Codex Seraphinianus (塞拉菲尼抄本),二手的初版也要五千四百塊美元。

 這本書由義大利建築師兼工業設計師 Luigi Serafini 於1976年至1978年間寫成,頁數達360頁,是一本關於幻想世界的百科全書。書中和其他百科全書一樣,有大量以彩筆手繪的插圖,在分成兩部分的十一個章節中,以荒誕趣怪的手法呈現了作者奇想。第一章節主要是介紹諸如植物、動物等等自然界內容,第二章節則為建築、歷史等等人文科學為主,如衣著、歷史、廚藝和建築。在他的幻想世界裡,你的指甲是鋼筆筆嘴,人以車輪代替雙腳行走,做愛中的男女會慢慢變成鱷魚、水果會流血……

 第1篇 植物學:
 各式奇形怪狀的花朵,以及會自我移動的樹木。


 第2篇 動物學:
 類似現實世界中的狗、河馬、鹿之類的動物。


 第3篇 兩足生物學:
 各種上半身擁有類似毛線球、雨傘之類的外表,有著類似人類腿部的兩足生物,裡面有一種兩足生物地位似乎十分崇高。從插畫的表現來看,他們融入了人類的社會中與人類生活在一起。


 第4篇 物理學和化學:
 類似各種原子、電波的插畫。


 第5篇 機械學:
 各種怪異的機械與交通工具。


 第6篇 人文科學:
 人體結構、性生活、原住民以及移植植物和機械至手臂內的手術。


 第7篇 歷史:
 某國或地區的歷史發展,某些人物的生卒以及喪葬習俗。


 第8篇 語文學:
 介紹塞拉菲尼寫本內使用的語言以及文字發展過程。


 第9篇 社會學:
 各種料理,進食的方法以及衣著服飾。


 第10篇 遊戲:
 類似卡牌的桌上遊戲、棋盤遊戲和田徑運動。


 第11篇 建築學:
 各種怪異的建築。


 這本書名字裡的 Codex 來自拉丁語 caudex ,可理解成書、手抄本、筆記本、賬本等多個意思,而 Seraphinianus 則來自數個元素:作者的姓氏 Serafini ( fi 給改成 phi );加上拉丁語的後綴 "-anus" 惡搞古羅馬人名稱,如 Marcus Fabius Quintilianus 、 Cyprianus, St. 等。

 雖然世界和圖像都是虛構的,但誰也沒想到其實他的文字也是虛構的!書中文字由左至右書寫,段落沒有明顯的標點符號;有大小寫區分,句子開頭第一個字一定以大寫方式呈現。有部分文字也被當作數字使用,另有一部分文字只在句子的開頭或者是結尾處出現。數十年來,語言學家一直苦苦思量該如何破解它的語言密碼,一直到了2009年在牛津大學一個講座中,作者才披露其實文字就是胡扯出來的,並沒有什麼隱藏意義,為一種非語義寫作 (asemic writing) :
 The book creates a feeling of illiteracy which, in turn, encourages imagination, like children seeing a book: they cannot yet read it, but they realise that it must make sense (and that it does in fact make sense to grown-ups) and imagine what its meaning must be . . . The writing of the Codex is a writing, not a language, although it conveys the impression of being one. It looks like it means something, but it does not; it is free from the cage of a language and a syntax. It involves a visual process, not a linguistic process.
 這本書讓我想起 Joan Cornellà 的插畫,作者作畫的時候或許沒有想過,他荒誕的畫作在現今如此荒誕的世道中,看起來倒有另一種風味。

http://thehousenews.com/gaze/荒誕絕倫的偽百科全書-codex-seraphinianus/

2013年12月2日 星期一

「吃」士兵的直昇機

或許,它真的是在「吃士兵」

這張網絡名為 "Delicious Soldiers" 的照片在日前不斷被 RETWEETS,圖中的士兵正在接連登上運輸機,卻因為直昇機的外觀和方位,讓它看起來像在「吃士兵」。或者,它真的是在「吃士兵」,思索歷史上無數軍人離鄉別井,登上戰機遠赴戰場後,最終落得裹屍馬革的下場。

 戰爭的殘酷,的確令人欲哭無淚。

http://thehousenews.com/personal/每日一圖-吃-士兵的直昇機/

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荷李活名監製Arnon Milchan首認以色列間諜 巨星助取軍火機密

Arnon Milchan的身世比他所拍的電影精彩多了!這會否是他為下部電影造勢的手段呢?
《風月俏佳人》、《搏擊會》、《幕後嫌疑犯》、《史密夫決戰史密妻》……這些荷李活賣座片的共通點,就是監製都是米爾坎(Arnon Milchan)。米爾坎本人的故事,其實都足以拍成一部賣座片,因為他在電影監製以外的身份,是以色列間諜。他最近首次公開承認此事,還大爆有荷李活明星助他從事特務工作。

 米爾坎是以色列間諜,在荷李活是公開的秘密。前年一部關於他的傳記《機密:米爾坎由特務變荷李活大亨的一生》,指他在1960年代,就被現時是以色列總統的佩雷斯(Shimon Peres),招攬進科技特務機構「科學聯繫局」(Lekem),在美國負責蒐集有關核武的情報,以及助以色列買常規武器和核武零件。

助買常規武器 核武零件
 「他的強項,在於與不同界別高層拉關係。」佩雷斯受書中作者訪問時這樣形容米爾坎。長袖善舞令米爾坎1970年代涉足電影圈,監製多部賣座片,成了電影大亨。

米爾坎拒絕承認《機密》一書,但在以色列本周將播出的偵查紀錄片節目《事實》

(Uvda),首次公開承認自己是特工。他向女主持達揚(Ilana Dayan)說:「國家讓一個20來歲的小伙子當占士邦,你可知道箇中滋味?」

米爾坎更大爆自己的特務工作,涉及不少荷李活中人,指2008年癌症逝世的猶太裔名導演和監製薛尼波勒(Sydney Pollack),多次有份助他為以色列秘密取得軍火和敏感軍備,更形容他是「真正拍檔」。被問到薛尼波勒是否知道交易內情,他說:「波勒是知道的,但他是美國人,我不想嚇怕他……他可以說不的,事實上他拒絕了多次,但也應承過我很多次。」

 他透露影帝李察杜里費斯(Richard Dreyfuss)有一次則在不知情下被他借名過橋。他知道李察想搞有特別效果的音樂劇,就托詞說李察想徵詢科學意見,邀請有份研發氫氣彈的美國科學家比爾(Arthur Biehl)參加派對,企圖招攬他幫以色列。他說:「所有住在加州的人都是愛明星的混蛋,一聽到有明星就飛撲過來。」這次招攬行動是否成功,他則沒有說。

米爾坎的秘密特工活動,1985年曝光,當時加州一名航天行政人員被起訴偷運核彈引爆器,所透過的公司屬於米爾坎名下。米爾坎沒被美國起訴,「科學聯繫局」卻在兩年後解散。米爾坎之後還有沒有從事特務工作,則是一個謎。

無悔當特務 「為此而自豪」 
 華倫比堤(Warren Beatty)、珍妮花康納莉(Jennifer Connelly)和導演大衞芬查(David Fincher)等曾跟米爾坎共事的電影人,都有在《事實》亮相。影帝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說一次跟米爾坎詳談,談到他的特工傳聞,米爾坎直認不諱:「他對我說自己是以色列人,當然會為國家做這種事。」

米爾坎在訪問中也說無悔當特務,「我為國家這樣做,為此而自豪」,唯一後悔的是特務身份曝光後,沒有好好洗脫軍火販子形象,在工作上引起諸多不便。他強調自己沒有賣槍械火箭給壞人。

美國《荷李活報道》/英國《獨立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31124/18521657

中國因為太強大所以現在常招致外星人的監控?

外星人好奇的可能是中國人面對非人環境的頑強生命力...更可能是空氣汙染太嚴重了,外星人要靠近點才看得清!
過去的這一星期對於國際社會來說,目睹不明飛行物的人越來越多。事實也是如此。星期一飛碟在中國太原市上空出現了半個小時。周三紐約居民也看得到了天空中不知從哪裡出現的發光白點。以下是本台記者馬米切夫就此話題的報道。

   不同國家有關不明飛行物出現的記錄逐漸增加。太空來者對中國"印象特別深刻"。如今每五個不明飛行物中就有一個在中國出現。僅在過去半年中就有九次中國上空出現不明來客的記錄。其中兩次因為不明來客的出現而關閉機場。

   目擊者拍到的UFO
   中國不明飛行物領域主要專家孫實利(音譯)對外星人頻現中國做出了解釋,其國家在世界上已佔據領先地位,而且變得越來越強大,所以被其監控。


   中國專家愛的看法很獨到。並且不僅中國人持有這樣的看法。

  俄羅斯地理學會UFO委員會主席蓋爾什坦說,事實上,不明飛行物經常出現在人類文明的關鍵地區。也就是或進行前沿研究的地方,或具備強大能量來源的地方。不可否認,中國是世界領先強國之一,所以外來者對這個國家產生興趣是很自然的。

   也許外星文明的代表也考慮到在中國有大量隸屬國家不明飛行物研究協會下的不明飛行物愛好者俱樂部。該協會由國家撥款,其成員均具有高等學位。其中30%是共產黨黨員。中國對不明飛行物的態度由很嚴謹。

   玉盤似的明月旁,一個橢圓形的物體,發出明亮的光芒。停留一會兒,物體漸暗,變幻為三角形,接著在尾部出現了兩條長長的光體尾巴……

   今年6月22日晚11時,平遙古城國際攝影大展期間,兩名哈爾濱師範大學的學生正在明清街上拍攝夜景,突然發現鏡頭內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物體。驚呼「UFO」的同時,兩人重新選好位置,將相機用三角架固定好,不斷關注著這個不明飛行物。次日,此事經本報報道后,太原市民張麗君立即給記者打來電話,稱同一天晚上8時許,她在自家陽台上,用手機也拍到了類似的畫面。難道是發光的風箏?不是!飛機執行夜航?不可能在長達40分鐘的時間裡,停留在一個地方。此後的幾天,記者多方尋找專家求證,一直沒有結果。

1997年12月23日,廣州發現不明飛行物體。有多人報稱目睹一個狀似碟形的發光物體,由暨南大學上空向五山地區移動,持續飄行近一小時才消失。綜合各目擊者所述資料,該不明飛行物體首先在23日晚上7時45分被發現,最後在8時40分左右消失,其外形扁平橢圓,通體透明、發白光,飛行物上部還依稀可看到一排窗口,據形容它的寬度與一座樓宇相若。廣州發現UFO引起市民議論紛紛,雖然有人言之鑿鑿,但有人則懷疑是軍隊在試驗新型戰機,亦有人指可能只是娛樂場發出的探射燈或激光(雷射)引起誤會。

   就讀廣東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工程系叄年級的男生羅某聲稱,他曾親睹該不明飛行物體,呈白色偏黃,初時見到還以為是聖誕燈飾,後來才懷疑是UFO,慢慢由暨南大學上空向東圃方面移動及后消失。

  當晚,廣州《羊城晚報》先後接到多名目擊者的電話,描述發現UFO情形。首先有華南農業大學學生海東致電廣州的報社,報稱正目睹天空上有一發光體,四周有紅光,懷疑是不明飛行物。

  同年10月至12月,北京郊區上空有人報稱先後9次發現天空有螺旋狀發光不明飛行物體,呈淡黃色,中心有一亮星狀核閃爍,外圍有霧狀光暈。

   96年10月9日,石家莊機場上空9600米處,南方航空波音757客機由北京飛武漢途中,被一不明物撞擊,駕駛艙前方的雙層擋風玻璃被撞,飛機返回北京機場安全著陸。96年8月25日,廈門上空出現兩個環狀發光不明飛行物體,被船員用攝錄機拍下。

   95年10月4日,中國東北地區上空4架飛機的駕駛員同報稱,在天空同一位置發現不明飛行物體,呈白色橢圓形,有說不明飛行物會由白變綠色,有說呈紅色及黃色。

   1946年拍攝於北平的一張街道照片,照片中竟然清晰地出現了一個形似「飛碟」的不明飛行物。因為年代久遠,也無當時目擊者的描述記錄,單從形態上,專家很難斷定那就是UFO。

  95年7月26日,廣西西部4個縣天空發現不明飛行物,直徑兩米左右,整個形狀很像彎月捧太陽,並帶扇形光環。

   95年7月26日,遼寧省阜新市上空12人稱目睹臉盆大小、帶雲霧狀光環的不明飛行物體,在空中移動。

   94年11月30日,貴陽郊區貴陽北郊都溪林場,長達三公里的樹林,一夜間突然全部在同一高度被折斷,目擊者形容當時天空出現強光,並聽到如火車行走的隆隆巨響。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五

改革教廷銀行 傳教宗成黑手黨目標

教父3真實版上映...最後一任教宗離去,世界末日的進程正在加速!
CNN引述意大利檢察人員指,致力肅清教廷腐敗、改革梵蒂岡銀行的教任教宗方濟各,已成為意大利黑手黨的目標,但未知是否已有具體行動計劃;教廷認為此說毫無根據。

意大利南部城市Reggio Calabria一名專責打擊黑手黨的副檢察官Nicola Gratteri,日前向當地傳媒表示,教宗方濟各的改革行動,威脅到與教廷有聯繫的黑手黨組織;他不清楚相關組織是否已有行動計劃,但相信他們若有機會,將毫不猶疑地出手。Nicola Gratteri近日出版了一本分析教廷與黑道關係的新書,為此接受傳媒訪問。

教廷發言人回應稱,Gratteri的推測沒有實際根據,並不準確,教廷並不認為教宗的人身安全受威脅。

教廷與意大利黑手黨的關係錯綜複雜,梵蒂岡銀行的運作不受任何監督、透明度極低,外界素有梵蒂岡銀行涉洗黑錢的傳聞,意大利中央銀行亦曾批評梵蒂岡法例及銀行「未有嚴防洗黑錢活動」;前任教宗本篤16世亦曾試圖改革銀行體系,惜未成功。今年3月上任的方濟各,就任不久即成立具實權的委員會,檢討梵蒂岡銀行的營運情況;委員會展開調查後不久,有兩名銀行高層宣佈辭職。

CNN引述與Gratteri 合著新書的Antonio Nicaso指出,地方教會經常接受當地黑手黨的捐款,作為回報,教會對黑道的非法行為不聞不問,「教會從未曾將任何黑手黨員逐出教會。」

Nicaso指,梵蒂岡銀行近年為黑手黨洗黑錢(他未有向CNN提供這項指控的證據),方濟各的改革將影響到銀行與黑手黨的合作,因此成為目標。Nicaso認為,方濟各的親民作風、以及愛走進教眾群中的習慣,均使他的處境更危險。被問到黑手黨會否策劃暗殺行動,Nicaso稱,要教宗消失有很多方法,但從黑手黨的往績可見,他們要除去眼中釘,從不考慮後果。

教廷一直否認其銀行及其他組織及部門,與黑手黨有任何聯繫。

相關報道:

CNN

《公教報》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改革教廷銀行-傳教宗已成黑手黨目標/

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從飛碟到心靈控制:7個解密的美國軍方和中情局秘密

時間流逝,許多當年的「秘密」都已為人所共知,一些貌似瘋狂的計畫的確存在。對立的意識成為國家科技基礎,UFO來訪代表外星文明的存在嗎?本文為你一一解構!
上個月,美國生活科學網站(live science)刊出一篇報導,內容蒐集美國軍方和情報單位在過去進行的秘密計畫,這些秘密計畫都已經解密,如今都已不再是秘密,它們從建造超音速飛碟,到製造第一枚原子彈,林林總總,有些是非常恐怖的,有些則是好笑到簡直荒謬至極,但是大部分都讓人感到好奇。

1794計畫(Project 1794)
2012年底,美國空軍解密一批檔案,這裡面包括了一項秘密計畫,就是建造飛碟型狀的飛行器,設計目的是用來擊毀蘇聯的轟炸機寶庫。這個雄心勃勃的計劃,叫做1794計畫(Project 1794),它開始於1950年代,由一群工程師組成的團隊,任務是建造圓盤狀、可以以超音速的速度航行於高海拔地區的飛行器。

解密文件顯示計畫中的飛行器最高時速可達到4馬赫(音速的四倍),飛行高度可達到10萬英尺(30480公尺)。該項目估計成本超過300萬美金,相當於現今的2600萬美金以上。
『1794計畫』在1961年12月被取消,原因是在測試後被認為飛碟的設計在空氣動力學方面顯現不穩定,以及在高速飛行時可能無法掌控。

資料來源:美國國家檔案管理局


冰蟲計畫(Project Iceworm)
1960年代,美國陸軍開始一項秘密任務,就是在廣大的格陵蘭冰原之下建造一系列可移動式核導彈發射場,其目的是要安置射程足夠接近瞄準蘇聯的中程導彈。

這個計畫項目稱作『冰蟲計畫(Project Iceworm)』,但測試其可行性後,陸軍在1960年推出另一個稱為『世紀營(Camp Century)』的研究替代計劃,在這個幌子之下,工程師建造了一個地下建物的網絡和隧道,包括宿舍、廚房、娛樂廳、醫務室、實驗室、供應室、通訊中心和一座核電廠。

在丹麥政府的保密之下,這個基地運作了7年,1966年,在浮冰呈現不穩定的狀況之下遭到棄置,今天,冰蟲計畫被壓碎的殘骸已經被深埋在北極的冰雪之下。

資料來源:Frank J. Leskovitz


MK-ULTRA思想控制實驗(Project MK-ULTRA)
冷戰期間,中情局進行了一個隱秘和非法的人體『思想控制實驗(Project MK-ULTRA)』,展開對精神控制的可行性研究,該實驗的主持者以人體做實驗對象,研究催眠、生物製劑和藥物的影響,如麥角二乙胺(LSD)和巴比妥類藥物,一些歷史學家認為,該計劃的目的是要發展出一套精神控制系統,可以被使用來控制大腦,CIA就可以給人類編程,讓他們實施暗殺活動。

1973年,中情局主管理查‧赫姆斯(Richard Helms)下令將所有Project MK-ULTRA的檔案全部銷毀,不過,一直到若干年以後,才有一個正式的調查組織深入調查。這個計畫也成為後來許多電影的素材,如『諜影迷魂(The Manchurian Candidate)』、『超異能部隊(The Men Who Stare at Goats)』。

資料來源:RealCG Animation Studio | Shutterstock


51區(Area 51)
『51區(Area 51)』位在拉斯維加斯西北部大約83英里(134公里),鄰近內華達州格隆乾湖(Groom Lake)一塊偏遠的沙漠地帶,幾乎沒有其他任何地點可以像它一樣受到來自陰謀論者和UFO愛好者那麼多的關注,過度的保密基地周圍引發了人們的想像力,使51區通常與超自然的活動相連結,包括普遍的說法,認為51區藏著外星人和UFO。

2013年7月,來自美國中情局的解密文件,首次承認51區的存在,並證實這個絕密的地方被用來測試各種間諜飛機,其中包括著名的U-2偵察機。

雖然51區是鄰近在加利福尼亞州愛德華茲空軍基地的一個支隊,卻從沒有宣佈為一個秘密基地,而在那裡進行的研究和活動,有某些卻是美國最需要嚴密保護的機密。

資料來源:Public domain





怨恨計畫(Project Grudge)
雖然51區不是規劃用來研究外星人的絕密基地,但美國空軍卻在做UFO存在的研究工作,推出於1949年的『怨恨計畫(Project Grudge)』是一個短暫的項目,它專研飛碟,其任務是接續早期眾所周知的信號計畫(Project Sign),在1949年初期發表了一份報告,指出雖然一些UFO似乎是真實的飛機,但卻沒有足夠的資料判定它們的來源。

怨恨計畫的批評者說,該計畫僅在揭穿UFO報告,很少進行實際研究。對於這種說法,空軍上尉和怨恨計畫主任愛德華J. 魯佩爾特(Edward J. Ruppelt)在他出版的書上寫道:沒有大量研究舊的UFO檔案,了解標準智能流程,是不會被『怨恨計畫』採行的,一切都設定在UFO不存在的前提之下被檢驗,不管您看到或聽到什麼,別相信它。

資料來源:Fer Gregory | Shutterstock



迴紋針行動(Operation Paperclip)
1946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杜魯門總統授權一個名為『迴紋針行動(Operation Paperclip)』的計畫項目,任務是把原納粹德國科學家秘密引進到美國,戰略情報局(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前身)辦公室的官員招募德國科學家到美國,以協助國家的戰後重建工作,這也確保具有價值的科學知識不會落入蘇聯或分裂的東、西德手中。

有一份600頁美國政府在二戰後司法部的秘密報告指出,中情局讓美國成了德國納粹戰犯的『避風港』,即使明知這些人過去的所作所為,直接或間接危害盟軍,讓盟軍遭到嚴重損失,仍招攬他們,為他們提供庇護。

這個計畫項下招募的科學家中最著名的包括當年參與納粹德國V-2火箭研製的主要專家沃納‧馮‧布勞恩(Wernher von Braun),他後來也參與主導了NASA阿波羅登月計畫。

資料來源:NASA



曼哈頓計畫(Manhattan Project)
『曼哈頓計劃(Manhattan Project)』是最著名的秘密研究計劃之一,這個計畫項下最終製造出了世界上第一枚原子彈,計畫開始於1939年,以物理學家研究潛在的原子武力為掩飾秘密進行,從1942年到1946年,由美國陸軍工程兵團少將萊斯利‧格羅夫斯(Leslie Groves)領導。
第一枚原子彈於1945年7月16日上午5:30在新墨西哥州阿爾伯克基(Albuquerque)以南120英里(193公里)的阿拉莫戈多空軍基地(Alamogordo Air Base)所謂的核子試驗場引爆,爆炸產生了一個40,000英尺(12,200公尺)的蘑菇雲,其威力相當於超過15,000噸的黃色炸藥。

核試爆後一個月,二戰的最後階段,美國在日本廣島(Hiroshima)和長崎(Nagasaki)投下兩枚原子彈,至今為止,它們仍然是戰爭中唯一遭受核武器轟炸的地方。

資料來源:傑克‧阿貝(Jack Aeby),他在60餘年前拍下史上最重要的照片之一—第一次核爆炸試驗中罕見的一幅彩色照片,當時他只有21歲,是『曼哈頓計劃』的攝影師。


米奇老鼠是一種精神控制?

文件解密!美國CIA首度承認神祕「51區」存在

MJ12(Majestic 12) -- 謊言或真相?

揭開美軍「51區」神秘面紗 這裡是機密戰機的墳場?

不看不知道美國《時代》雜誌盤點“十大陰謀論”


http://tufos.twup.org/?id=tvy83awtc3e231

2013年11月3日 星期日

Dawkins論教宗:可能是披著羊皮的狼

宗教是心靈的避難所,是理性的避車處,是逃避現實的方法,只要是導人向善的,都是好宗教!
作為當世最直言不諱的宗教批判者之一,Richard Dawkins 的言論總會引起爭議。現實中他卻是非常有禮和冷靜的人,他最近因為推出個人回憶錄 An Appetite for Wonder: The Making of a Scientist而接受 New Republic 訪問,大談對宗教的看法,對於新任教宗方濟各,雖然較為開明,但Dawkins仍擔心他可能只是披著羊皮的狼。

 Dawkins給人的印象,總是對宗教咬著不放,言詞尖銳,但正如他最近在一個清談節自中指,“Clarity is threatening”,即使他不慍不火地指出對手的謬誤,但由於論據清晰明確,才有咄咄迫人的感覺吧。以下為Dawkins在是次訪問中的妙答精華:http://youtu.be/W3cmfhhmA8Y

Clinton Richard Dawkins,72,Britain






人類本應擺脫宗教,然而宗教往往被教育成為人生的真理。事實上,宗教缺乏證據,而我相信告訴人們要相信有證據的東西絕非難事,這一點並不難做到。

我很喜歡每一位宗教領袖,我為他們傾心,現在的教宗方濟各似乎比本篤十六世好得多,但這不代表我會同意他們的說法,因為我不肯定他們在關鍵問題上的看法如何,本篤十六世是披著狼皮的狼,現在的教宗可能是披著羊皮的狼,他們的分別只是如此。

如果你想做壞事,科學能讓壞事做得最壞,同樣如果你想做好事,科學亦能讓事情做得最好,注意,科學只是讓事情做好的方法而已,你不能責怪科學,只能歸因於人性。

我想宗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武器,因為它可以讓人不求甚解地做一件事,所以它亦能出現善與惡,但無論如何,它不應該是一件強大的武器。

共產主義與宗教信仰是相似的,它們兩者都不講證據;譬如說在史太林主義裡,人們扭曲科學,僅是為了共產黨的利益而已。

以宗教為政治武器絕對是大錯特錯!科學的不同,在於其本身沒有善惡的價值,它只是單純的一件工具,這與宗教有天壤之別。

假如你的兒子能夠上天堂的話,當然你會感到安慰,但你要明白想並不代表會實現,很多人不明白這分別。

在穆斯林的國度裡,我不可能走到街上大聲自稱為「無神論者」,但我想讓當地人學習到穆斯林以外的知識,當然這樣一來,我或者會馬上被石子攻擊了。

我認為說服別人脫離宗教需要雙管齊下的方法,我會寫書,也會和人交談,目的是想說服人擺脫宗教,很多和我接觸後的人都說:「感謝,你改變了我的人生。」聽到這些我往往非常感動。

通常來見我的人大多是看完我的書後,對自己的信仰失去信心;又或是他們早已失去信心,而我的書讓他們更加堅定地不去信教。

我從不喝罵他人。我只會與人辯論,直至說服別人為止。

批評我的人有一個共同點:他們往往沒有認真讀過我的作品。

我記得我6歲那年和妹妹說行星的故事,以及哪些行星有可能發現生命;另外9歲時我意外地發現到原來世上有很多不同的宗教,而我意外地相信了其中一個,如果我在別的地方長大,也可能會成為其他宗教的信徒。這是很好的教訓,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體驗一下。

我很喜歡科幻小說,但並非所有都喜歡,我只愛讀那些有科學道理的小說,讀到它們對科學的聯想是令人鼓舞的事;至於那些最後聯繫到城堡、蝙蝠和哥德式公主的科幻小說,我並不喜歡。

我從來都不明白為什麼要透過讀小說來明白人的境況,然而我喜歡那些諷刺現代人生活和幽默的小說。

我是由衷希望每一個人都變得更世俗,但願宗教能不要再過度干涉人的生活,以及不要再壓迫女性,不要強行灌輸給孩子。我深深期待著宗教遠人而去的一天。


http://thehousenews.com/personal/dawkins論教宗-可能是披著羊皮的狼/

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

美國出現飛碟? 神祕UFO現形

抱歉還未找到相關影片,找到後會儘快補上,這無疑是美國的TR-3B了~如果影片屬實,應該是一次與TR-3B的近距離接觸了!(更新:有影片了)
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天空,民眾拍攝到了一個大型的三角飛行物體。在模糊的影像中,只見這個飛行器不停地原地旋轉,底部燈號閃爍,像是在展示它特殊的機體。影片上傳後,有網友驚呼認為這是真的。但也有不少人指出,這機型明顯像是美軍傳說中的「黑三角」TR-3B,是美國祕密開發的反重力飛行器,謠傳TR-3B從1994年就開始服役,因為機型實在太特殊,也被譽為人類自製的UFO。

目擊者的影片中,這個大型的飛行物體只是緩慢地自轉,即可感受到它極為優美的機型。過去也有許多曾親眼看見類似這三角形飛行器的民眾,都宣稱這是一種深色、巨大、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祕物體,一見過就非常難忘。

目擊者於後半段把影像拉近,慢動作播放飛行器的旋轉過程。有網友對影片主人提出質疑,詢問為什麼不拍到飛行器離開,而只錄製了展示機體的片段,點出這一切可能都是計畫性造假。但不管是外星人飛碟,或是TR-3B至今都仍是未解開的謎題,目前皆無法驗證,反而再替外星人傳說添上一股謎樣色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_7IsCHD5ms

地球人自製UFO - TR-3B



2013年11月1日 星期五

諾貝爾獎得主:轉基因之爭需要一場高質量公開辯論

據2011年發布的官方數據顯示,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只達89%,急需尋找方法解決國民溫飽問題,但我相信轉基因作物與現階段並不是一個好的答案,進食轉基因作物難道只為了向各位展示人類是生命的冒險家嗎?。。。
在中國科學院大學前不久舉辦的科學與人文論壇上,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保羅·納斯談到了最近熱門的轉基因話題,他首先承認該問題在英國乃至整個歐洲也尚未找到一個良好的解決方案,但他表示,在民眾對這一問題充滿困惑、不解和質疑的情況下,一個“明智”且“最終還是要做”的事情就是“來一場高質量的公開辯論”。

 保羅·納斯曾因其對細胞週期控制因素的研究而在2001年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在他看來,轉基因技術並不被人所詬病,真正引起爭議的在於轉基因食品,乃至主要糧食作物上的推廣,他說,“通過基因工程把那些人們搞不清楚的基因介入到植物中,這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很有爭議的,英國也是如此。”

 然而,保羅·納斯知道,大多數植物方面的科學家卻認為,轉基因糧食其實是安全的,可以帶來很多的好處。

 “中國現在要為全世界22%的人提供糧食,卻只有全世界可耕種土地的7%。因此,你們要開發出新的品種,來提高農業生產率,降低病蟲害帶來的危害。有時候甚至還要對基因進行一些改變。這都是可以理解的。”納斯說。

 然而,與政府、科學家考慮問題的方式有所不同,普通民眾更多地是關心“吃到的東西是不是安全的”。

 歐洲國家,尤其是英國,其民眾對於轉基因食品就常感到憂慮。納斯曾參加過一個公共諮詢會,他看到很多民眾在科技食品面前的表現可謂是“望風而逃”,原因就在於他們擔心這些糧食會含有某種基因,甚至,一些英國新聞媒體把轉基因食品稱為“怪獸食品”,“認為科學家對自然進行過多的操縱,這樣感覺好像是穿著白大褂的科學家在改變糧食的純潔性。”

 當然,科學家卻不大會想這個問題,“因為科學家知道所有的食物都是含有基因的”。保羅·納斯說。

 保羅·納斯很理解自己的同行,他說,科學家們一旦遇到這種“指手畫腳”、“被指摘”的情況,通常會感到“委屈”,但他說,“科學家一定多一份耐心,要聽從公眾的意見,來了解他們關心的問題,並且通過科學的方式回答他們的問題。”

 原因在於,“科學的一個重要本質就在於要竭盡所能去證明一些東西是不正確的。” 保羅·納斯表示,這就是科學和信念不一樣的地方,信念會更多地強調傳統、態度以及信仰。好的科學家應當要有批判精神,如果一個觀察和試驗的結果和一個想法並不符合的話,那麼這個想法就應該得到否定或者加以修正。

 換言之,一旦“通常打質疑牌”的科學家開始鼓吹某樣技術,這就不免會讓公眾感到焦慮,“到底是信,還是不信?”

 “我們必須要在公眾輿論當中引發高質量的辯論。科學家要從最開始就參與這種辯論,但前提是,要確保每一場辯論的發言都是理性且有實質根據的。” 保羅·納斯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