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5月31日 星期五

哈哈~不解釋!

星期二就要期終考了... 爆seed溫書! 開帖工作有限度服務!
 MJ12(Majestic 12) -- 謊言或真相?
 黑水現在是孟山都的了!!
 現正進行中!!

2013年5月30日 星期四

驚見「火星蜥蜴」? 好奇號捕捉火星生物引熱議

從人面石,大陰莖,到現在的火星蜥蜴,人類總對火星這個地球的雙生姊妹充滿遐想的!(可能是真的,不應該叫遐想!)
火星被認為是與地球的自然環境最為接近的行星,因此一直以來被視為是最適合人類移居的星球,透過美國太空總署(NASA)不斷的探測,今天可能有了驚人的發現,根據3月NASA公布的一張照片,有眼尖的網友發現火星上竟然有生物存在,可能是一隻蜥蜴,目前這張照片引起網友熱議。

 據英國《每日郵報》,一位眼尖的航天觀察家,透過NASA在3月所公布的火星表面照片,他發現一條蜥蜴在火星上漫步。這位不具名的發現者來自日本,並向「UFO每日直擊」( UFO Sightings Daily)網站披露了這一個驚人的發現。

 報導指出,這個發現令人難以置信、完全未經證實的說法已經使一些陰謀論者興奮不已,甚至擔心NASA可能為了科學試驗在火星上培育生物。不過,根據判斷,這隻動物不是老鼠就是蜥蜴,而這些照片是由NASA的好奇號探測車所捕捉到的畫面。

 儘管「UFO每日直擊」網站的發言人邀請讀者發表評論,說出火星是否真的有生物存在,並且NASA將會用於科學實驗培育生物等看法,似乎好像真的煞有其事,但其實這張照片是否拍到蜥蜴並沒有被證實,根據NASA發布的原始照片,似乎只是個岩石。

探測車在火星畫下巨大生殖器 NASA:知道你們想看甚麼

曾有飲用水?! 火星古代環境曾適合生命存在…

地球暖化與外星生命的研究

火星夜景照拍出彩色螢光礦石 傳早有城市文明遺跡

好奇號疑拍到「火星花」 有透明外表和不對稱構造

2013年5月29日 星期三

被FBI緊追不捨被迫自殺?海明威真實死因是…

海明威的死因眾說紛紜,不是死於酗酒、怪病,就是死於精神抑鬱。希望這文能帶給我們一個確確實實的真相吧!
1961年7月2日晨,美國愛達荷州凱徹姆,厄尼斯特·海明威像往常一樣早早地起了床。7點半左右,62歲的他信步走到住所一樓的槍架旁,取下那支陪伴自己多年的12毫米口徑雙管獵槍,將它擦得呈亮,而後裝上子彈,倒轉槍身,扣動了扳機……。

 根據青年參考報導,被槍聲驚動的妻子瑪麗·維爾許衝下樓,看到鮮血從愛人的頭顱迸射而出。15分鐘後,救護車趕到時,這位載譽無數的文壇巨匠早已停止了呼吸。面對醫生和警方,瑪麗編織了一個善意的謊言,稱丈夫在清潔槍支時不慎走火,中彈身亡。第二天,美國主流媒體亦依照此口徑,在顯要版面進行了集中報導。又過了5年,被悔意折磨的瑪麗才承認了丈夫飲彈自盡的真相,責怪自己『當初沒把槍支鎖好』。

 瑪麗的心情容易理解。此前兩三年,海明威的精神狀況已出現了異常。對關於西班牙鬥牛的小說《危險的夏天》(從1960年9月起,分三期刊登在《生活》雜誌上)進行令人心力交瘁的修改後,海明威更是『憂鬱、迷茫且混亂』。與他交往14年的好友艾倫·霍奇納無意間發現,作家的桌子上有『一排七種不同顏色的藥丸,他用蘇打水一粒粒送服』。



 眼見自己的精神疾患日甚一日,海明威開始頻繁接受電療,僅1960年12月就多達11次。這種療法並沒改變什麼。1961年4月的一天,作家突然用獵槍對準自己的下巴,好在被身邊人及時發現並制止。豈料3個月後,他還是以相同的方式為人生劃上了句號。

『海明威魔咒』因何作祟
 精神抑鬱無疑是導致海明威自殺的因素。問題在於,他又是怎樣患上抑鬱症的?50多年來,無數業內外人士就此爭論不休,其中,較有影響力的解釋是『自殺基因說』。這種觀點認為,海明威家族的遺傳密碼中暗藏殺機,可導致嚴重的狂躁症、抑鬱症、精神分裂及酗酒症的基因,猶如魔鬼降下的詛咒,先後帶走了至少5條生命。

 早在1928年,海明威的父親克萊倫斯·愛德蒙茲·海明威,就是用一支祖傳的古董手槍自盡的,時年57歲;海明威死後的1966年,他罹患癌症的妹妹厄休拉亦服毒身亡,時年64歲;1982年,海明威之弟萊斯特,在得知自己患糖尿病而需要截肢後舉槍自盡,時年67歲;1996年,海明威的孫女、他的長子約翰之女瑪歌服毒自殺,年僅42歲……。

 多名海明威家族成員未得善終,令『海明威魔咒』的傳言在美國公眾中廣為傳播。仿佛是冥冥中有天意,1998年,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記者瑪莎·蓋爾霍恩,被發現死於倫敦的公寓中——由於安眠藥服用過量。海明威生前,或許想不到這位主動拋棄他的強悍女性(蓋爾霍恩與海明威共同生活5年後,兩人離婚),會選擇以同樣的方式擁抱死神。

 『海明威魔咒』背後果真是某種基因作祟?包括艾倫·霍奇納在內的一部分人並不相信類似說法。近日,英國《衛報》重新整理並匯總了霍奇納獨家披露的、與海明威之死有關的種種細節,稱外界對後者自殺原因的猜測『沒有一個是真的』,將這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逼上絕路的幕後主使,名叫約翰·埃德加·胡佛,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一把手。

總懷疑自己被特務盯梢
 1960年11月,霍奇納前往美國西部狩獵,途經愛達荷州時,巧遇海明威以及他們共同的朋友杜克·麥克馬倫。這回,三人『沒有和往常一樣在火車站對面的酒吧逗留』,因為海明威正急著趕路。他之所以行色匆匆,是由於『聯邦特務一路都在跟蹤』。『真見鬼!他們到處安裝竊聽器,我的車也被竊聽了,電話不能打,信件也被扣押,現在只能借用杜克的車。』在霍奇納的記憶中,海明威的不安溢於言表。

 三人『默默向前開了幾英里』,快到凱徹姆時,海明威壓低嗓音,讓麥克馬倫停車並關燈。原來,街對面的銀行裡有兩個人,作家稱,那是『審計師,FBI派他們查我的帳』。『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發覺老相識性情大變,霍奇納異常困惑。『兩個審計員半夜裡怎麼還在幹活?當然是查我的帳賬了。』離開凱徹姆的前一天晚上,海明威夫婦與霍奇納共進晚餐。然而,飯還沒吃幾口,那種如臨大敵的神色又在作家臉上浮現,『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吧台那邊有兩個特務。』

 翌日,瑪麗把霍奇納拉到一邊,憂心忡忡地告訴他,自己的丈夫『總是提到要毀滅自己,有時候站在槍架前,久久眺望著窗外』。次年1月的一天,海明威打來電話,雖然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他之前的「幻覺」並未改變或消失:他的房間被竊聽,電話也未能倖免,甚至懷疑醫院裡潛伏著特務』。

 6月,霍奇納又一次拜訪了剛剛接受一系列電擊療法的作家。閒談間,他建議精神每況愈下的海明威『歸隱山林』,沒想到,對方毫無徵兆地爆發了,大聲咆哮。『在他看來,我已經和其他人一樣,試圖從他嘴裡套出什麼,然後把他出賣給FBI。』兩人的聚會不歡而散。霍奇納自然料不到,這會成為他此生中最後一次和海明威對話。直到數十年後,根據《資訊自由法案》,霍奇納看到了更多有關海明威的機密檔案,終於恍然大悟——從1940年代初開始,FBI局長約翰·埃德加·胡佛的確曾派人對這位知名作家實施暗中監控。

私人間諜網招來噩運
 身為作家,海明威賴以生存和出名的,不過是勤勤懇懇的寫作。這樣一位廣受尊敬的公眾人物,到底有過何種『危險』舉動,值得美國政府的強力部門大動幹戈地追查呢?2012年,俄羅斯《人物》雜誌刊載的一篇分析文章,也許可以提供部分答案。

 海明威對熱情奔放的古巴人民以及這個島國的熱帶風光很有好感,從1930年代起,他經常駕船到古巴海面捕撈大馬林魚。1940年,他更是攜瑪莎·蓋爾霍恩在哈瓦那東郊一座小山上定居,並在那裡完成了《戰地鐘聲》、《老人與海》等傳世名篇。

 平靜的生活沒有持續太久。隨著二戰爆發,因地理位置關係,德國間諜持西班牙護照大批潛入古巴,『近水樓台』地刺探涉美情報,愛國且喜歡冒險的海明威了解到這方面的情況,『毛遂自薦』地聯繫美國駐古巴大使館,表示自己可以在古巴建立一個私人間諜網。

 在使館協助下,海明威說到做到,果真拉起了一支名為『犯人工廠』的隊伍。這個由酒徒、賭徒、皮條客、花花公子和漁民構成的組織,旨在追蹤並干擾納粹在古巴的地下活動。時值大西洋海戰正酣,德國的U型潛艇頻頻在加勒比海出沒,攻擊盟國商船。有著豐富航海經驗的海明威身先士卒,不時駕著『派拉』號小艇出海,尋找敵人潛艇的蹤跡。

對海明威提供的情報,美國軍方一度非常重視。然而,就在前者滿懷熱忱地為祖國服務時,約翰·埃德加·胡佛投來了敵視的目光。其中緣由不難想見——胡佛本人執掌的是美國最大的『官辦』情報機構之一,他對所謂『民間』間諜網的排斥由來已久。時間來到1942年初,海明威向美國駐古巴大使斯普盧伊爾·布雷登發回線報,稱他發現一艘德國潛艇靠近了西班牙『馬奎斯·德康米拉斯』號郵輪。

 這一消息被FBI獲得,胡佛立刻下令調查『馬奎斯·德康米拉斯』號的情況。不久,前方發回消息稱,海明威提供的情報『絕大部分是編造』。胡佛抓住這個送上門來的把柄,千方百計向布雷登等人施壓。就這樣,1943年4月,『犯人工廠』被迫解散。

『親近共產主義』並非全部
 海明威的噩運遠未結束。解密文件顯示,上世紀50年代,納粹的威脅不復存在,但FBI對海明威的監視愈發嚴密。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不一而足:他曾說自己是古巴人,公開表示『很高興』看到古巴革命成功,與菲德爾·卡斯楚合影留念,並以摯友相稱……,在同一時期的美國國內,右翼氣氛日漸濃重,以華盛頓之見,海明威的言行已然『出格』。

 實際上,從二戰至冷戰,眾多美國社會名流同海明威一樣,都受到過FBI的特別關注。從相對論之父愛因斯坦,到戲劇大師卓別林,再到性感偶像瑪麗蓮·夢露,有的身涉機密計劃,有的思想『左傾』,有的與高層過從甚密……,胡佛均以國家安全為由,一一指派專人盯梢。當然,FBI不遺餘力地纏住海明威不放,並且親眼見證作家一步步走向毀滅,除了認為他『親近共產主義』,胡佛個人的『監視癖』恐怕也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很多人相信,疑心病重的胡佛只要認定誰對自己構成威脅,就會祭出大權,讓對方的日子不好過。這並非全是臆測——有人曾在他遺留的故紙堆中發現,胡佛『私藏了883名參議員、722名眾議員的黑文件。更可怕的是,對白宮要員,他同樣費盡心思搜集不利證據』。

 因此,胡佛從1924年起執掌FBI,經歷八位美國總統,始終無人敢撤換之,更沒人能夠對其問責,儼然政壇『不倒翁』。他在1972年的猝然離世,則將更多不可告人的東西帶進了墳墓——或許,其中就包括厄尼斯特·海明威死亡的完整真相。

 即便如此,艾倫·霍奇納依舊懊悔萬分。彼時,不明所以的他曾試圖消除海明威對FBI的懷疑,現在看來,『他的恐懼是真實的,那種被監視的感覺讓他極度苦悶,終至自殺。』正如霍奇納寫道,『這個曾經面對被激怒的水牛毫不退縮……,甘願忍受排擠和貧困,始終堅持用自己的獨特方式創作的男人……,卻時時刻刻擔心聯邦特務跟蹤他,因自己的身體日漸衰弱陷入沮喪,沒來由地害怕朋友們背叛……,他認為,自己已無法繼續存在於世界上。』

孩子吃鼻屎有助提高免疫力?

小朋友經常有撩鼻屎的習慣,這行為在父母眼中或許很不衛生,但有學者認為,吃鼻屎其實是一種能幫孩子提升免疫力的自然方式!但...喜歡"撩鼻屎"和會"吃鼻屎"是兩馬子的事吧@@

家長們都希望儘早改掉孩子不正確或不衛生的生活習慣,其中當然包括吃鼻屎的行為。不過根據一份研究顯示,吃鼻屎的小孩實際上可能比同年齡的兒童更有強健的免疫力,還活得更健康跟快樂!

這個有點讓人跌破眼鏡的研究結果是由奧地利肺臟專家畢辛格 (Friedrich Bischinger) 醫師所提出。他表示,雖然一般的觀念都認鼻涕或鼻屎是骯髒的分泌物,但從醫學的角度來看,吃鼻屎是合乎自然且能幫助提升免疫力的方式。鼻子就像一個過濾器,蒐集了許多細菌,當這些細菌進入腸道後,作用就像是天然藥物,能讓人產生抗體、對抗疾病。

我們可以把鼻屎看作是一種可食性的疫苗 ─ 而且沒有汞、鋁這些有害人體的化學成分,也無須針筒侵入性的注射,比真正的疫苗還安全,能幫助孩子建立對抗病菌的免疫系統、迎向更健康的人生。畢辛格醫師相信小孩在做這些動作時心情上是很愉悅的,直到後來小孩受到父母或是社會禮教的勸阻,開始意識到摳鼻子是令人難為情的而停止。

儘管畢辛格醫師認為摳鼻子是孩子自然的行為,醫學上來說也有好處,這樣的論調恐怕很難馬上獲得廣泛的認同與接受。持反面意見的人也警告:小孩摳鼻子可能因為挖太深而傷及鼻子,甚至可能會傷及鼻子裡的靜脈。

2013年5月28日 星期二

爲什麽神要讓人犯罪,再來救贖?

哈哈~以基督徒身分寫的文章,如果神真的是全知全能全視的話,弄一個預先知道會背叛自己的人,創造一個敵人(撒旦)自己就以就以救世主之名降臨大地,拯救世人,這還不是把人類當成玩具一般玩弄於掌心嗎?
罪不是神創造的。罪不是一種被造物,而是自由的誤用。神所創造的一切都是好的,連自由也是好的,但是人卻誤用了神所賜的自由,因此就産生了罪。所以上帝沒有造罪人。

舉例來說:一架打字機,放在文學家手裏,可以寫成幾本暢銷名著,放在神經病者手中,則打得一團槽。同樣是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到底錯在哪里?是打字機有毛病嗎?不,是使用者有了毛病。神給人中性的良善,人卻誤用了它,因而産生罪惡。

人犯罪墮落了,不是因爲伊甸園裏那棵分別善惡的果子所引發的,而是人濫用自由。糖尿病的人不能怪神製造糖,所以他才患了糖尿病,錯不在糖,而要怪他太不節制,吃太多糖。神把自由給人,是尊重人,因爲他愛人。一個男孩若愛上了一個女孩,又怕她不肯嫁給他,是否就帶一枝機關槍前去強迫她嫁給他呢?不,強迫的愛沒有價值。

同樣的,神尊重人,給人自由意志,神知道他給人自由,人會有誤用自由的危險;但是神不因爲事先知道這一切,而放棄他的計劃。因此人的犯罪是私欲的試探,是以己爲生活的動機,因此聖經也說:"人被試探,不可說是被神試探,因爲神不能被惡試探,他也不試探人,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人若抵擋神,是因人自願抵擋他,除非神的恩典,人才能回轉。失敗的人是以自由意志選擇失敗,理當受神審判,以彰現神的公義;蒙恩的人也以自由意志承受神的恩典,使神的恩典受頌贊。

神有創造之功、救贖之功、啓示之功,那麽神創造人時,是否創造錯了,否則他何必再來救贖?

聖經創世記第一章告訴我們,神每造完一件工程,就"看著是好的"。神以他最高的權威說:"我所造的都是好的。"他有資格與權柄這麽說。如果有人畫了一張圖畫,請我看好不好,我不予以置評,因爲雖然我看過、研究過的名畫不少,對畫的鑒賞力仍然有限。如果有人作了樂曲,問我作得好不好,我也不予置評。因爲我自己對作曲雖然有一點經驗,但還不敢對人的作品隨便下斷語,只要超過我程度之外,我就沒有資格評判他的作品是好是壞。

但是神具有最高的權威,神既然說他所造的都是好的,那麽神所造的還會有錯嗎?你能說他所造的不好嗎?不。造得再好的名牌汽車,若不好好駕駛,照樣會碰得稀爛,你能說車子造得不好嗎?不是造的不好,是人使用的方法不對。

神依照其形像造了完美的人,並且把自由給人,人誤用其自由,背叛神,自己墮落了,因此才需要救贖。你又說,既然汽車會碰壞,那最好不要發明汽車,說這種話的人是傻瓜,因爲他把汽車的價值只限制往會碰壞這一件事情上。同樣的,人的價值也不限於犯罪之內,人若能悔改,離棄罪,成爲神的兒女,他在神眼中的價值就無可限量。所以中國俗語有雲:"浪子回頭金不換","與其生呆子,不如生敗子"。

你也許會問:"神爲什麽不造一個沒有自由的完人?凡事唯命是從,循現蹈矩?"但這種人也不過是木偶和機器人罷了,沒有什麽價值,雖然聽話,也不能滿足神的心。也許你又說:"既然人因爲有自由,所以才犯罪,那麽神何必把自由給人,徒增困擾?雖然你說自由是道德的基礎,但我反對自由!"你不能這麽講,因爲當你說:"我反對自由。"時,你正運用神給你的自由反對自由,那你還反對什麽?倘若神真把你的自由拿去,那麽你不是死了,便成了白癡一個,你喜歡這樣嗎?

我們今天以有限的理性,如何能瞭解神爲何要給人自由?我們知道自由是一件恩賜,我們也知道自由有其價值,但是人類已經誤用了自由。基督爲了救贖我們,爲了挽回我們對自由的誤用,他爲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如果你再用自由去評論神創造的錯誤,你就雙重誤用了自由,那是很可怕的事。

http://simon1287.pixnet.net/blog/category/193094

2013年5月27日 星期一

[最愛姬路] 考試將至,維持有限度服務!


期末考終於來臨了。。。集中精神溫習備戰!
手執血汗百日功,筆揮考埸萬人斬。

Delta Force——謠言與所謂內幕

三角洲部隊這名字應該在軍迷-甚至在電玩迷界中響噹噹吧~但當中確有些迷思令眾人一頭霧水,Delta Force的起源是什麼呢?取用Delta這名稱是和三角洲有關的嗎?本文為你一一破解~

關於三角洲部隊,在網上隨便搜索一下就能找到一大堆內容差不多的中文資料。 但我並不打算在本波上重複又重複那些已經被轉貼到爛大街的材料,本文中主要是針對幾個被轉爛的謠言,並補充一些其他內容。

先說第一個轉爛的謠言,就是“藍光”(Blue Light)。 在許多文章中說三角洲部隊的前身是“藍光突擊隊”,而另一些文章則把營救德黑蘭大使館人質的行動說成是“藍光行動”。 事實上Blue Light是1970年末由綠色貝雷帽的第5特種大隊(5th SFG)所建立的一支反恐小組,是查爾斯·貝克韋思(Charles Beckwith)的三角洲部隊的競爭對手。 當時特種部隊的預算本來就不多,而美國軍方對於反恐怖部隊的建立也不太熱心,貝克韋思當然不能讓另一支與三角洲性質相同的部隊來跟他爭人爭錢爭權,在1978年,他終於成功地獲得來自高層的支持,於是“藍光”被解散,“三角洲”得以保存。

至於在1980年美國為解救德黑蘭大使館人質而實施的營救行動也不是叫做藍光,在最初的計劃階段,這個行動被命名為“飯碗”(Ricebowl)——嗯,這個名字連你都覺得難聽吧,所以後來又改稱“鷹爪”( Eagle Claw)。 執行該次營救行動的突擊隊是一支包括“三角洲”在內的聯合部隊,被稱為1-79聯合特遣隊(JTF 1-79),也不是“藍光突擊隊”。 不過在1-79聯合特遣隊中其中一個參謀人員原本倒是在被解散前的“藍光”裡面擔任情報參謀(S-2)的。

三角洲部隊的創建人查爾斯·貝克韋思
另一個爛街謠言就是“三角洲”這一名稱的由來。 許多文章都說貝克韋思早年在越南的一片三角洲地帶(或說是三角形地區)吃了虧,受了傷,他對此耿耿於懷、終生難忘,以至於成立這支部隊後就取名為“三角洲”。 事實上,Delta Force這個名字是這支部隊正式名稱的俗稱,這支部隊的正式名稱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第一特種作戰分遣隊”(1st Special Forces Operational Detachment-Delta,簡稱SFOD-D),所以才被俗稱為“D部隊”,這個Delta其實是指D,而不是指三角洲。 那麼為什麼要叫做D部隊呢? 美國陸軍特種部隊(即綠色貝雷帽)的編制是大隊之下有A、B、C三級編制,而查爾斯·貝克韋思組建的這支反恐小隊是屬於陸軍的特種部隊之一,卻不隸屬於陸軍特種部隊,所以就被稱為D隊。 他們還另外有一個稱呼,叫CAG(戰鬥應用大隊Combat Applications Group的縮寫)


鼎鼎大名的“三角洲”原來只是無線電字母報讀法,這很無趣吧? 是的,其實美國許多精銳部隊的名稱都是平平無奇了無新意的,比如“海豹”,只不過是“海陸空”的縮寫,“綠色貝雷帽”也不是正式名稱,人家原名叫“陸軍特種部隊”(Army Special Forces ),難得有個160起名叫做Night Stalker,剛開始以為很cool,結果現在卻變成很creepy了。

查爾斯·貝克韋思確實在越南吃過虧,但他耿耿於懷的不是什麼三角洲地帶,而是那些不懂得運用特種部隊的高級軍官。 貝克韋思在1962年曾作為交流人員而與SAS在馬來亞一起執行過任務,對SAS非常推崇,但他在越南初次嘗試模仿SAS而臨時組建的一支小部隊卻被上司指派去乾一件不適合特種部隊幹的事情——堅守一個陣地。 於是,這次任務他就吃虧了。

由於三角洲部隊是完全師承自SAS的,所以三角洲部隊的作戰單位編制形式也是完全參照SAS的“四四”編制,即每個中隊由四個4人作戰小隊組成,根據任務需要時可隨時編成兩個8人小隊,或八個2人小組,或是16人一起行動。
查爾斯·貝克韋思在為“鷹爪行動”的行動人員作出發前動員講話

身穿便服的突擊隊員正準備登上C141,“鷹爪行動”正式開始

正在步出C141的“鷹爪行動”突擊隊員,根據查爾斯·貝克韋思的自傳,那年月的三角洲隊員就算在基地出入都不穿軍服,打扮得像個嘻皮士

“沙漠一號”臨時機場的守衛,左邊手​​持華爾特MPL的是三角洲隊員,右邊那個是75遊騎兵的人

在“沙漠一號”地點被燒毀的EC-130E

被燒死的空勤人員

由於事故是RH53撞上了EC130E,所以掛掉的都是海軍陸戰隊和空軍的空勤人員


還有一些資料中說到三角洲部隊是“在陸、海、空三軍特種部隊中選出最合適的人員……”,這也是瞎說。 三角洲部隊是屬於美國陸軍的特種部隊,所以其成員主要是來自陸軍特種部隊和第75遊騎兵團,也有一些陸軍內的其他部隊的人參加,但海軍、空軍和陸戰隊的人是不會跨兵種跑來參加三角洲部隊的。

關於三角洲部隊的選撥要求之高,許多人都會津津樂道地重複一個段子:“新隊員面試時會被問一個問題:當你要執行任務去炸毀一座煉油廠,半路上被兩個小女孩撞見了,怎麼辦?殺掉她們,帶她們上路,還是置之不理?”

其實這個段子的出處是在查爾斯·貝克韋思的自傳裡,不過提問的人是心理專家,不是特種作戰專家,這個問題沒有正確答案,因為無論你選擇滅口還是放人都不重要,心理專家會接著要你進行解釋,然後開始刁難你的答案。 他只是根據你的反應來判斷你是堅決果斷還是憂柔寡斷,看你在壓力之下能保持冷靜還是情緒失控,而且這些心理測試題往往是在選撥隊員在體能測試中被折磨得筋疲力盡的時候進行的,是屬於心理承受能力測試的一部分,測試題的內容希奇古怪,這條“滅口還是帶走”的題目也不是每個新人必做的標準題。

三角洲部隊選撥時的淘汰率的確相當高,例如在最早期的隊員Eric L. Haney所著的《Inside Delta Force》一書中提到,他那一批人裡一共有163個來自綠色貝雷帽和遊騎兵的人參加選撥,最後只有18個人通過選拔,然後這18個人裡有4個人未能通過心理測試,最後成功入選的只有14人,淘汰率超過90%。

有關三角洲部隊的訓練,許多中文資料都說得七七八八,我這裡也不再重複。 不過要補充一點的就是這些特種兵除了戰技戰術訓練外,還要做許多與戰鬥無直接關聯的訓練,例如讓CIA的人來教他們間諜技能,讓FBI的人來教他們一些執法知識,讓航空公司的人來教他們駕駛和操縱機場地勤車輛,甚至還請來禮儀部的人培訓他們出入高級外交宴會的儀態。

1979年三角洲部隊的訓練照片,
當時在美軍中也只有他們會進行這類室內近戰和拯救人質的訓練
大多數資料都認為三角洲部隊參與的第一次實戰行動是鷹爪行動,但開頭已經說到,美國軍方高層對於專門反恐怖部隊的建立並不熱心,而武力營救也並非首選,等到不得不開展行動時才發現除了三角洲部隊外再沒其他進行過類似訓練的隊伍,所以才決定讓“查理的天使”擔當主角。 但這次行動因為各個軍種都要來摻一腳,於是這個行動就變成了一個照顧各個單位都能出一下彩的複雜的多兵種聯合行動,於​​是就有了美國四大軍種組成的“1 -79聯合特遣隊”。 眾所周知的,這次行動由於在“沙漠一號”加油地點因為直升機與加油機相撞,以及其他直升機都出現一些機械問題顯得不那麼可靠,導致運輸直升機的數量不足而不得不中止任務。 而這些問題都是由於這個草台班子互相之間不熟悉、軍種之間互相不配合引起的,例如陸戰隊飛行員要飛他們不熟悉的海軍直升機等等。 而後來為了解決聯合特種作戰的種種問題,所以才有了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和一些專門的支援部隊如“夜間尾行”的建立。

其實早在1980年的鷹爪行動之前,三角洲部隊就已經間接地參與一些反恐怖活動,例如在1979年泛美運動會時,他們就與FBI合作,成立一支聯合反恐小組預測可能發生的恐怖活動並製訂相應的預防措施和應急處置計劃。

三角洲部隊最初建立時人數相當少,而且是以作戰人員為主。 早期的三角洲部隊只有A隊和B隊兩個中隊(Squadron),後來因人多了又加了個C中隊出來,三個戰鬥中隊的編制一直延續到現在。

現在的三角洲部隊規模已經相當大了,足足有800至1000人,但其中的作戰人員只有約250人,擴充的都是後勤支援人員。

現在的整支三角洲部隊裡包括了D、E、F三個主要部門,其中D部門是指揮和控制部門,即司令部。 而E部門是包括了通訊、情報和後勤支持在內的大部門。 後勤部門提供包括財政、物資、醫療、研究、專業技術等支持活動,例如他們有自己的醫療分隊,除了駐在布拉格堡外,在美國全國各地的秘密基地都有專門醫生為特種作戰提供醫療援助。 情報部門叫(The Funny Platoon)專門為三角洲部隊的作戰行動提供情報支援。 而雖然三角洲部隊的空中支援主要依賴於第160特種作戰航空團,但現在也有自己的航空中隊,裝備有12架直升機(AH-6和MH-6)。 是名副其實的“特腫部隊”啊。

目前真正的三角洲部隊的戰鬥人員(稱之為Operator(s))就是屬於F部門下的A、B、C三支戰鬥中隊(Squadron)。 在每支中隊下面各有三支戰鬥分隊,每支分隊下面各有三支戰鬥小隊,即前面提到模仿SAS四四編制的16人小隊。 不過也有一些資料提到現在的三角洲戰鬥小隊有16~20人,根據需要再細分成4~5個四人小組。

現在的三角洲之所以有那麼多屬於自己的後勤支援部門,恐怕還是與1980年代的幾次失敗行動有關,例如在1984年12月他們打算營救一架被劫持到巴基斯坦的科威特客機時,由於後勤支援出錯而計劃擱淺。 所以現在他們寧願把所有的事都控制在自己手裡。

許多文章裡說美國政府從來沒有正式承認過三角洲部隊的存在,這倒是真的。 五角大樓嚴格控制有關三角洲部隊的公開信息,官方的態度就是絕不承認(但也不否認)。 如果有時你看到五角大樓裡某些公開的文件中提到沒有明確其所屬單位的Operator(s),那就有可能是指三角洲隊員(老美就是喜歡玩文字遊戲啊)。 其實海豹也是同樣的待遇,例如今年4月解救被索馬里海盜劫持的菲利普斯的幾個狙擊手,全世界的新聞媒體都說是海豹,但美國國防部發出的新聞稿中通篇找不到一個“SEAL”字,只說是海軍特種部隊。 不過比較有意思的是,雖然官方不承認(也不否認)海豹的存在,卻又不阻止海豹定期搞開放參觀活動(除了一直保持神秘的DEVGRU)。

不過現在三角洲部隊的神秘感已經沒那麼強了,因為有關三角洲部隊的書就不少,而三角洲退役人員出來寫的書至少有5本。 在1980年代我國內就出版過查爾斯·貝克韋思寫的自傳《DELTA FORCE》,本文前面有關“藍光”、“D部隊”等解釋都是來自於此書的,而2006年開始有一部美劇《秘密行動組》(不過個人認為這電視劇比較爛,不推薦),原名THE UNIT,其軍事顧問和編劇之一就是那個寫《Inside Delta Force》的Eric L. Haney。 為什麼片名叫THE UNIT? 根據另一位同樣是自三角洲部隊退役的Pete Blaber所寫的書《The Mission, The Men and Me》裡面提到,三角洲部隊裡的人通常都是自稱“the unit”,而不是Delta或Delta Force或CAG什麼的,而《黑鷹墜落》一書中提到D-BOY這個稱呼則是其他部隊(如160、遊騎兵等)對他們的稱呼。

注意,那個Operator(s)其實也是三角洲部隊發明的,在Eric L. Haney的書裡提到隊伍成立初期,他們發現法律定義方面的Special Operative(s)是情報機構用的(書裡指明是CIA ),於是他們便整出Special Operator(s)這麼個新字眼來區分情報機構的特工和特種部隊的戰鬥人員。 不過時至今日,Special Operator(s)和Special Operative(s)還是老被人弄混,特別是普通的公眾媒體。  (注:我國在1980年代以前也是用“特工”來稱呼特種兵的,特種兵這個詞是後來才興起。)

有人戲稱三角洲部隊是“永遠的伴娘”,意思是說這麼多年以來他們戰績乏善可陣,似乎都是失敗的多。 這是因為五角大樓從來不公佈三角洲部隊參與行動,而為外界所熟知的都是像1980年鷹爪行動、1985年阿基萊·勞倫號(Achille Lauro)事件、1993年哥特蛇行動等等。 但其實三角洲參與的幾次著名行動沒有獲得最終的成功,失敗的根由都不在他們自己身上。 例如鷹爪行動是由於飛機問題,阿基萊·勞倫號和哥特蛇行動都是戰斗上取得成功,隨後卻被政治家給出賣了。

另外,在成立後這三十年裡,三角洲部隊滿世界亂跑,完成了不少任務,只是大多數不為公眾所了解罷了。

比如在1981年3月,印尼航空公司一架飛機被恐怖分子劫持後迫降在曼谷,三角洲部隊應泰國要求進行營救,成功地擊斃恐怖分子救出人質。  1983年在入侵格林納達的“暴怒行動”,1989年入侵巴拿馬的“正義事業行動”,三角洲部隊都完成了其既定任務。  1990年至1991年的沙漠盾牌/沙漠風暴行動中三角洲與第22特別空勤團一起尋找飛毛腿,也成功地為多國部隊空軍正確地指示了攻擊目標。 在2001年後,三角洲部隊也積極參與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戰鬥,例如在阿富汗夜襲基地組織的營地,又潛入伊拉克為空軍的精確轟炸提供目標引導。
在“正義事業行動”中,4名三角洲隊員乘坐這架160SOAR的MH6從空中突擊莫德洛監獄,救出一名叫科特·繆斯的政治犯,回程中直升機被擊傷迫降過一次,重新起飛後又再被擊落一次,徹底不能飛了,4名三角洲隊員就地建立防線,堅持到三輛M113來救出所有人。

在巴拿馬“正義事業行動”戰鬥結束後的三角洲隊員,他們是另一組人

此外,作為一支軍方部隊,三角洲部隊甚至還參與過美國國內的一些行動,例如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以及1999年西雅圖WTO會議的保安工作,三角洲部隊都有參與其中。  1987年亞特蘭大聯邦監獄發生暴亂,由於FBI HRT正好要處理其他事,FBI徵得總統同意後請求三角洲部隊協助處理,這是歷史上第一次軍方特種作戰單位被允許在美國國內進行直接行動。 不過當暴動囚犯在新聞裡聽說三角洲部隊正在路上,立即就投降了。

據傳三角洲部隊曾經在1984年和法國特種部隊一起潛入利比亞偵察傳聞中的“恐怖分子訓練營”,湯姆·克蘭西的《愛國者遊戲》中偷襲恐怖訓練營的情節就是取材於此。 據說三角洲部隊與參與了在南美洲叢林裡對製毒販毒組織的直接打擊行動,有人認為哥倫比亞毒梟Pablo Escobar就是被三角洲的狙擊手射殺的(但沒有確鑿證據,大多數人認為是哥倫比亞部隊幹的)。 在《Inside Delta Force》還提到,三角洲部隊在1980年代派出人員駐在貝魯特,一方面擔任使館警衛,另一方面進行情報收集。

除了直接行動外,三角洲部隊還經常參與許多間接行動。 例如在中美洲為CIA資助的尼加拉瓜反政府軍提供訓練和顧問,1997年為秘魯營救日本大使館人質行動提供提供培訓和協助等等。

三角洲參與的直接或間接行動相當多,遠不止上面提到那些,像Eric L. Haney在他的書裡就提到他曾參與或聽說過的許多大大小小的行動,在1980年代就有幾十次那麼。 比如他們的狙擊手在貝魯特協助海軍陸戰隊對付向美軍工事放冷槍的人,或是幫洪都拉斯打擊邊境武器走私等等。 其中還有一次有趣的行動,有一次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的一名軍官要求Haney和另一名隊員給美國駐貝魯特大使館送一個衛星通訊電台,命令他在意大利乘坐C130飛到黎巴嫩,攜帶潛水用具以高跳低開的方式空降到大使館附近的海面,游上岸後再化妝成參加使館聚會的人把電台送進去。 嘩,這個常規部隊出身的軍官想出來的點子簡單就是一部好萊塢動作片的典範,最後Haney採用的方法是把這個電台裝進外交郵袋里通過美國國務院送到駐貝魯特大使館。 可見三角洲部隊的許多任務並不一定都是在槍林裡來彈雨裡去的。

←在2000年之後可以證實的三角洲的圖片不多,雖然知道他們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有不少行動。 比如此圖和下圖都是卡爾扎伊剛回到阿富汗時的照片,當時他的貼身保鏢據說是由三角洲和DEVGRU組成的,所以有人認為這照片裡的持槍護衛有一半的可能性是三角洲隊員。 不過後來卡爾扎伊的護衛都改由美國國務院僱傭的承包商/僱傭兵/臨時工了。

2013年5月26日 星期日

外星人造訪地球的證據? 十大最神祕古物話你知!

看似神祕的古物真的那麼神祕嗎?真是外星人造訪地球的證據,還是有心人士製造出來的騙局?本文為你一一破解!
據國外媒體報導,它們被一些人看作是外星人造訪地球、時空旅行者,以及『亞特蘭提斯』這樣的失落文明的證據;它們的存在似乎是向我們證明,有些古代民族的文化遠比我們想像的先進。以下是史上十件最神秘的古物,『都靈裹屍布』、『安蒂基西拉機器』榜上有名。

1.都靈裹屍布
『都靈裹屍布』是一塊顯示一男子有遭受十字架釘死痕跡的麻布,自中世紀首次發現以來,便一直是爭議的焦點。相傳這塊麻布曾包裹過耶穌的屍體,一直被基督徒視為聖物。放射性碳測年代顯示它的年代介於西元1260到1390年之間,並非耶穌的裹屍布,反而與它是偽造物的說法吻合。但是,這些檢測結果一直備受爭議,此後,一系列現代技術也無法解釋這塊麻布上面的痕跡。














2.安蒂基西拉機器
 安蒂基西拉機器(AntikytheraMechanism)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電腦,比比爾‧蓋茨開發的電腦時間提前了約2000年。事實上,絕對令人難以置信的安蒂基西拉機器或許證明,先進科學技術存在的歷史遠遠早於我們所認為的年代。它是在希臘安蒂基西拉島附近海底的一艘沉船內發現的,外形看上去像鐘表一樣。科學家此後發現,這個神秘的古希臘發明竟然可預測日食,將日曆設置為四年一個周期,"還與古希臘偉大科學家阿基米德聯繫在一起。雖然迄今再未發現過像安蒂基西拉機器一樣的裝置,但科學家認為,大約在西元前100年的同一時期,曾經存在許多諸如此類的裝置。(根據英國、希臘和美國專家組成的安提基特拉機械研究計劃成員於2008年7月的研究發現,在機械上的一個青銅轉盤發現了一個字 "Olympia",相信是用來指示卡利巴斯周期-月球的運動(Callippic cycle);另外也發現了其他古希臘競賽的名字,因此這可能是用來追蹤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


3.在大陸發現的古代廁所
 『在大陸發現的古代廁所』,這是互聯網上有關白公山鐵管來歷諸多奇特的新聞標題之一。科學家在大陸青海柴達木盆地一座名叫白公山的山頂上,發現數百根鏽跡斑斑的遠古時代留下來的鐵管,而附近是一個鹽湖,科學家至今不清楚這些鐵管的來歷。它們有何奇特之處呢?首先,它們是在一個完全無人居住的地方發現的,科學家尚未在那裡發現文明存在的任何跡象。其次,鐵管的尺寸相同,看起來好像是有意擺成一些圖案。對於這些鐵管的存在,沒有任何明確的說法,科學家似乎在它們是否屬於自然產物的問題上存在分歧。(據報道,白公山鐵管跟百公山上一座50到60米的「金字塔」有關聯,該「金字塔」的前面有三個洞穴。其中兩個小洞穴的入口已經坍塌,最大的洞穴入口有6米高,可以進入。)




4.羅馬十二面體
 這些拳頭大小的古羅馬青銅器發現於法國、瑞士和德國,給考古學家提出了一個饒有興趣的難題:它們不僅沒有明確的用途,而且許多上面還雕刻著各種符號和標誌,其中一些難以辨認,有一些則確定與黃道十二宮有關。人們在『羅馬十二面體』(RomanDodecahedra)的用途上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猜測,比如可能是測量儀器,有些專家認為它們只是裝飾性的燭台。(有研究認為是曆法上的測量儀器,也有骰子或裝飾用的燭臺之說。)


5.費斯托斯圓盤
 我們確實對『費斯托斯圓盤』(PhaistosDisc)知之甚少。這是一個泥土圓盤,年代可追溯至西元前2000年左右。不過,它的來歷、含義和用途至今仍是個謎。『費斯托斯圓盤』(亦譯斐斯托斯圓盤或費斯托圓盤)發現於克里特島,盤上共有241個印記表示45種不同符號,有些表示人物、動物、植物和工具。然而,由於未在歷史同期發現過任何像這樣的文物,考古學家無法對其內容做出有意義的分析。








6.巴格達電池
 在電子裝置尚不存在的年代,古人用電池去做什麼呢?『巴格達電池』(BaghdadBattery)1936年發現於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郊外,是一個小陶罐,罐內裝著鐵棒,鐵棒懸在銅質圓柱體內,它們被焊接在一起,外層覆蓋著瀝青。陶罐從外形上看就像電池的外殼。此後,科學家依照『巴格達電池』仿製的裝置確實可以發電,雖然很少,從而證明了小陶罐的發電能力。但是,電池在當時做什麼用途,這個問題迄今未得到解答。(極有可能是古時用來給銀器鍍金的。)


7.伏尼契手稿
伏尼契手稿(VoynichManuscript)是失落文明的證據,還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騙局?這份以奇特字體寫成的手稿,是美國書商威爾弗里德‧伏尼契(WilfridVoynich)1912年在羅馬附近一耶穌會大學圖書館發現的,年代可追溯至15世紀,裡面還有許多植物、天體和出浴美女等奇異的圖片,但手稿中的文字即便是世界上頂尖的密碼學家和電碼譯員都未能破譯出來。如果說是一場騙局,可信度同樣很高,因為手稿中的文字書寫流暢,而統計分析還揭示裡面圖形類似於在自然語言中發現的圖形。





















8.巨型石球
 20世紀30年代,美國人喬治‧奇坦在哥斯大黎加的迪奎斯三角洲(Diquis Delta)和卡諾島(Isla deCano)發現了無數石球。這些石球大小不等,大的直徑有6.6英尺(約合2公尺),小的直徑只有幾公分,,球面異常光滑,光可鑑人,是非常理想的圓球。最大的石球重達16噸,很難想像古人是如何將這些用花崗閃長岩打造的龐然大物搬到這裡的,因為最近的採石場距離發現巨型石球的地方都在50英里(約合80.5公里)以外。哥斯大黎加全境散布著三百多個這樣的石球,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其中的原因:它們的年代可追溯至西元1000年左右,製造者早已入土為安,同時又沒有書面記錄。


9.科索人造物品
 在一個具有50萬年歷史的岩石塊中發現火花塞後,自命不凡的調查人員即認定,它在那裡出現有三種可能性:第一,它來自於一個高度先進的古代文明(難道是『亞特蘭提斯』?);第二,外星人曾在恐龍時代造訪過地球;第三,來自未來的時空旅行者在遙遠的過去留下了線索。上述三種解釋正確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但科學家迄今尚不能提出更好的解釋,或許是因為『科索人造物品』(Coso Artifact)神秘消失,因此沒有實物可供科學分析吧。(已證實為內燃機零件,用於採礦的內燃機零件-火花塞掉入坑道,被硬化的粘土和火花塞表面的鐵鏽形成的氧化物結核,這一過程可只需要數十年。)


10.緬因硬幣
 1957年,考古學家在美國緬因州印第安人遺址發現了年代可追溯至11世紀早期的真正挪威硬幣,這一發現也提供了一個令人感興趣的證據,即北歐海盜早在義大利航海家克里斯托弗‧哥倫布以前,就曾去過比紐芬蘭還要往南的地方。雖然存在這種可能性,但專家也提出了自己的懷疑。『緬因硬幣』(MainePenny)是在那個印第安人遺址發現的唯一挪威文物,這一事實似乎表明,它可能是透過貿易從北歐海盜在拉布拉多和紐芬蘭的駐地被交易到緬因州的。(這古物並不神祕,只代表了一些未經證實的歷史可能性)

悍戰太平洋 (Pacific Rim)

[無收錢]只是覺得這套戲有維港戰場,題材也很有趣,所以就貼出來了@@如果覺得小弟的貼文能有效為本戲宣傳,歡迎獎賞。。。

《悍戰太平洋》 (Pacific Rim) 的故事發生在不久的未來,從太平洋的海底深處冒出一大群巨大怪獸KAIJU,它們在太平洋沿岸各大海港都市肆虐,奪走了數以千萬的生命。人類為了捍衛自己的家園進而反抗了將近十多年的時間,最終啟動了一個代號為『機甲獵人』(JAEGER) 的巨型機甲戰士防衛作戰計劃,世界各國聯合組建成一支配備有最頂尖科技裝備的軍隊對怪獸進行有效還擊。

但結果是......人類即使配備了最新、最精良的武器,各國的機械人仍然被這群怪獸打得潰不成軍,機甲戰士也只剩下最後的5名,人類生存的最後希望就落在這5名機甲戰士以及他們的駕駛員身上。影片男主角是一位名叫安特羅伯斯的機甲戰士駕駛員,與他一起搭檔駕駛的是名叫「Mako Mori」的22歲日本女子,兩人擔負起拯救人類世界的使命......!

說到巨大怪獸電影~大家一定會先想起日本,但說到特技機器人電影.....大概又會聯想到荷里活,這兩者看似沒緣分走在一起的題材~如今終於打破了僵局,這部電影《悍戰太平洋》 (Pacific Rim),感覺格局就像是「哥斯拉」大戰「鐵人17號」般過瘾.....而對於香港觀眾來說更有著另一層意義,因為電影有機械人在維港與怪獸激戰的場面啊,不是獨沽一味場景老是在美國那麽乏味!在等待「變形金剛4」在深水埗大戰之前,就先看這個來一下熱身吧。

電影在今年暑假7月18日上映!!


侵襲人類的海底巨獸Kaiju雖被殲滅,但已造成數以萬計人命傷亡!

受襲地區留下Kaiju足跡

受襲點的災後重建工程會沿著龐大的海底異獸Kaiju骸骨進行

海底異獸Kaiju巨型排泄物在馬尼拉造成嚴重污染


日本是最早遭受怪獸襲擊的環太平洋國家,因此日本版機甲戰士「戰狼探戈」(Coyote Tango)開發時間較早,該款機甲戰士操縱人員僅有一人,機動性和操控性存在一定缺陷,但是背部的筒式火砲設計極為強悍,逃生艙的設計是其特色。此外,作為片中最矮、最重的機器人,關節靈活的操作組件也是它的一大亮點。






















美國版機甲戰士「吉普賽危機」(Gipsy Danger)重7080噸,高88米,採用最常見的雙人操作系統,注重頭部、前胸、後背、肩膀等要害位置的防護,且採用了核動力進行驅動,雖然造價高昂,但免去了常規動力機甲戰士在補給和維修上的繁瑣程序。另外據設計圖紙顯示,美國版機甲戰士具備一定的海水利用技術,動力性和下盤穩定,主要強調肉搏戰鬥。






















中國版機甲戰士「赤紅暴風」(Crimson Typhoon)重6112噸,高89米,主要在香港戰場作戰,是片中唯一一個需要三人駕駛的機甲戰士。採用大獨眼造型,頭部具有變焦望遠鏡功能,頸部非常靈活,左臂配有雙拳,可以在肉搏戰時發揮雙倍戰鬥力,右臂具有生物識別功能,可鎖定怪物的骨骼弱點進行精確打擊。作為五款機甲中最輕的一款,它的警惕性、攻擊性以及防守力都能得到極大的提升。但也有推斷,這款機型主要強調的是靈活性,肉搏性能其實不高。





















為了應對俄羅斯的寒冷,俄羅斯版的機甲戰士「車爾諾艾發」(Cherno Alpha)在設計上特別注重了防止低溫海水對性能發揮不利,在關節設計上採用簡單的扳手式手掌、手臂存在多種操作方式,而最重要的頭部也有厚厚的裝甲保護,頗為與眾不同。






















澳洲是最後一個遭受怪獸襲擊的環太平洋地區,因此澳洲版機甲戰士「衝鋒發現號」(Striker Eureka)最遲面世。它高達104米的身高是五位機甲戰士裡最高的,但是體重卻是除中國版機甲戰士外最輕的,機動性不錯,但過高的身高也意味著重心不穩。手臂上的腕刃,重擊的銅拳,前胸的導彈,這款機甲可遠程也可肉搏,也設計了逃生艙,可以說集前幾款機甲的精華所在。






















http://www.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1203230

先天還是後天?

自詡為萬物之靈的人類打從數百年前就開始好奇, 我們靈巧的技能和智慧究竟是與生俱來,還是後天習得的? 演化論的老祖宗達爾文沒把話說死,後世的論述卻走向兩極, 甚至深深影響到父母的教養觀和國家的考試制度。 幸好近代的遺傳研究告訴我們, 其實先天和後天,可不是一刀就能劃清的……

「研究發現政治立場與基因有關」,這種故事媒體最愛了。大大的頭條寫著:「左翼自由主義者是天生而非後天養成。」報導中引用美國科學家的研究,指出具有某些基因的人比較容易抱持自由派的政治立場。

表面上看來,指出發現不過是為「先天與後天」的辯論(我們的特性究竟是基因決定還是後來養成)增添一筆罷了。過去幾年來,這類報導不勝枚舉,它們通常宣稱基因是決定一個人是否有冒險、無神論、甚至精神異常等許多行為的重要關鍵。這些媒體報導背後隱含的訊息令人無力:正如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眼睛顏色一樣,DNA也擘劃了我們將成為什麼樣的人。

武斷取巧的媒體
但是「自由派基因」這故事背後的真相有點不太一樣。近來越來越多研究打破了原本先天/後天的二分法,這項研究也是其中之一。它指出一個更微妙的新觀點,認為人類特性多半是先天與後天綜合的產物。

領導這項研究的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醫學院教授詹姆士‧福勒(James Fowler)解釋道,他們發現只有在社交生活活躍的人身上,才看得到這基因DRD4和自由派立場之間的關聯。福勒希望能把這點說清楚:「一個人必須遺傳到這個基因,『並且』在青春期時擁有眾多朋友,先天和後天這兩項因素交互作用,才會顯示自由派的傾向。」

但是這樣做還是不管用。許多媒體直接把這項研究貼上「先天派」的標籤,然後就置之不理,等著下一個「天生就如此」的故事。這項爭論換得的反應不但驚人,還令人不安。因為這種「把基因擺在第一位」的信念,曾鞏固了1930年代美國強行禁止「低能者」生育,以及1990年代巴爾幹半島的種族淨化暴行。

另一方面,反對基因決定論的論述也走向極端。這一派人士相信人們生來是「一塊白板」,生命未來的發展端靠成長環境來決定,這衍生出許多奇怪的兒童教養理論,還讓父母對於自己子女不成材感到內疚不已。

「生而平等」對上「優生篩選」
諷刺的是,爭論先天與後天的早期先驅們都認為他們的觀點是在為這個社會追求最佳福祉。

十七世紀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John Locke)在1690年出版的名著《人類悟性論》(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e Understanding )一書中,闡述「天生是白板」的人類行為觀點,他自認給了原罪與君權神授這類的壓抑觀念一記重擊。他主張,如果人人生而平等,那麼每個人都能夠(並且應該)享有相同的生存、自由以及追求幸福的權利。《美國獨立宣言》起草人湯瑪斯‧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就深受這個觀念影響。

同樣地,當維多利亞時期的知識份子赫伯特‧斯賓塞(Herbert Spencer)和法蘭西斯‧高爾頓(Francis Galton)將達爾文的演化論和人類社會的研究結合在一起時,他們自認這麼做能夠增進大眾的福祉。

不過即使基因在達爾文的時代尚未被證實,他的遺傳觀點就已經比許多他的追隨者所提倡的還要複雜。事實上,他認為某些本能是用來「學會某項技藝」,比如人類的說話能力可能就是一例。

斯賓塞針對演化論下了著名的結語「適者生存」,高爾頓則提倡透過選擇性繁殖(即「人擇」)將人種系統化「改良」的優生概念,一些同時期的人都看出這些論述潛藏的危險。即便如此,許多知識份子仍將這些疑慮掃到一旁,認為事實不辯自明。

早在1865年,高爾頓就出版了一篇來自名人家庭之傑出兒童的研究,推論出這些兒童的成功機率是一般家庭子女的兩百四十倍。十年後,高爾頓延續先前的研究,率先比較同卵雙胞胎之發展,此後這種方式就成為先天與後天之爭的主要研究方法。由於在同卵雙胞胎的人生中發現許多相似之處,高爾頓便認定:先天的力量顯然凌駕於後天之上,因此選擇性繁殖才是促進社會進步的良方。

許多參加1912年倫敦第一屆國際優生學研討會的人也都認同這項看法,其中包括達爾文的兒子,里歐納德‧達爾文(Leonard Darwin)。時任優生學學會主席的里歐納德警告,若是讓人類中的「不適者」繼續繁衍,將會對我們的後代子孫造成威脅。不過這場會議中也不乏反對聲浪,前英國首相亞瑟‧貝爾福(Arthur Balfour)就在該會議的演說中表示擔憂,他認為整個遺傳性的議題遠比科學家所想的還要複雜,並警告狂熱份子將會挾著優生學的名義偷偷散布自己的意識形態。

行為學先驅的怪異實驗
為了探尋環境在人類行為上扮演何種角色, 早期的研究人員進行了一些很不尋常的實驗。1931年,美國心理學家溫思羅普‧凱洛格(Winthrop Kellogg)和他的太太決定找出父母教養方法如何影響幼兒發展,於是他們讓自己十個月大的兒子唐諾和一隻母的黑猩猩寶寶一起接受教養。他們發現在很多測驗中,黑猩猩的能力和他們兒子不相上下(意謂著這些能力受到環境的影響),但是黑猩猩沒學會講話。當他們的兒子開始發出黑猩猩般的叫聲時,凱洛格才放棄這項實驗。

最具爭議性的實驗或許是美國心理學家華生對一個被人們稱做「小亞伯特」(Little Albert)的八個月大嬰兒所進行的實驗了。華生將小亞伯特原本不害怕的東西與巨大的惱人聲響連結,證明這樣能夠誘發不合常理的恐懼感。經過數個月的實驗之後,小亞伯特對兔子和狗患有恐懼症,這種實驗在今日是絕對無法容許的。

教養方針走火入魔
貝爾福的這兩點看法可謂真知灼見。在美國,優生學觀念的傳播速度有如野火燎原。在里歐納德發表演說後一年,美國許多州就立法允許強制禁止「低能者」生育。1933年納粹上台之後,在短短數個月內便推行優生政策。他們起初是強行禁止數千名有精神分裂情況的人生育,最後演變成像波蘭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樣的百萬人大屠殺。

納粹藉由希特勒青年計畫來倡導雅利安種族優越的觀念。

隨著納粹於1945年戰敗,以及後來人們對其政策的強烈憎惡,使得先天與後天之爭很快再度倒向「天生是白ALAMY X2板」的人類行為觀點。這派擁護者再次以看似可靠的科學研究來為他們的觀點護航,他們的結論也再次漠視了實際狀況的複雜性。

在192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約翰‧華生(John B. Watson)表示,所有探究人類特質與本能之間關聯的說法都無法量化,所以毫無意義可言。他主張應該著眼於人們如何回應周遭的世界,並且認為這樣就能證明所有人類都有能力完成任何事。

華生和他的助手蒐集了許多證據來支持他們的觀點,其中有些顯然偏離常軌(參見〈行為學先驅的怪異實驗〉一欄)。更奇怪的是,儘管這些行為主義者的研究顯示出後天教養的重要性,但是他們完全沒有試著排除例如遺傳等其他因素的影響,而且竟然無視於這些研究缺陷就全盤接受。

1950年代晚期,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進行了頗具爭議的實驗,透過圖像清楚呈現出這些其他因素的重要性。心理學家哈利‧哈洛(Harry Harlow)把小猴子和牠們的母親分開,並將牠們放入有兩個人造假媽媽的籠子裡。其中一個假媽媽只是個裝上奶瓶與牛奶的鐵絲框架模型;另一個則比較像猴媽媽,可以讓小猴子抱抱,但是無法提供乳汁。根據行為主義者的理論,這些小猴子應該很快就學會忽略鐵絲媽媽的冷酷並把吸奶視為第一要務。然而哈洛卻發現這些小猴子大半時間都在溫暖但沒有奶喝的媽媽身邊,只有肚子餓的時候才暫時跑去鐵絲媽媽那裡。

哈洛證明了大部分人(除了行為主義者之外)視為理所當然的看法:行為不只是由環境所塑造。這些猴子出自內建的本能,渴望獲得母親身上的溫暖撫慰,還會主動找出這樣的特徵。

哈洛發現的證據支持某些行為特質乃天生而來的那時,先天與後天之爭的雙方論證都正深刻影響著父母和子女造成深刻的影響。行為主義者所寫的育兒手冊堅稱,若是太常親吻或擁抱小孩,小孩就會變得軟弱。同時,支持遺傳作用的證據也正左右著教育政策。先天派認為同卵雙胞胎的研究證實了智力主要是遺傳而來,因此有人主張教育資源應集中在早期顯現聰明傾向的兒童身上。在英國,這樣的看法促成了「11+考試」:透過這項具爭議性的國家考試制度,篩選出適合接受學術教育的11歲兒童。

伯特的醜聞
先天與後天之爭曾經引發許多激烈的爭議,其中最甚者莫過於當時最著名的英國教育心理學家西瑞爾‧伯特爵士(Cyril Burt)所引發的風暴。

 1940年代,伯特提出證據表示智能幾乎全由基因決定,環境(尤其是教育)只扮演了次要的角色。這項證據來自伯特所進行的同卵雙胞胎研究,他讓一些同卵雙胞胎分別處於不同的成長環境,結果顯示即使教養方式截然不同,雙胞胎的智商仍不相上下。

先天與後天之爭曾經引發許多激烈的爭議,其中最甚者莫過於當時最著名的英國教育心理學家西瑞爾‧伯特爵士(Cyril Burt)所引發的風暴。
 1940年代,伯特提出證據表示智能幾乎全由基因決定,環境(尤其是教育)只扮演了次要的角色。這項證據來自伯特所進行的同卵雙胞胎研究,他讓一些同卵雙胞胎分別處於不同的成長環境,結果顯示即使教養方式截然不同,雙胞胎的智商仍不相上下。

伯特在1950和1960年代獲得更多資料支持他的主張,這樣的看法也形塑了英國的教育制度,特別是英國採行的「11+ 考試」,這項測驗的名稱是因為它的測驗對象是11 歲的兒童,目的在於找出哪些兒童可能擁有高智商基因,好讓教育資源能夠集中投注在這些兒童身上。通過考試的兒童可以進入要求高學業表現的文法學校,而估計能力較不足的人則是到著重職業訓練的現代中學或技術學校。

然而後來伯特的證據開始出現問題,他聲稱追蹤了53對適合研究的雙胞胎,而研究結果的一致性卻高得出奇。到了1976年,也就是伯特死後五年,《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的一項調查顯示伯特的研究造假,不久之後伯特的傳記作者也出面證實這項說法。

有些歷史學家認為這只是伯特的疏失而非造假,也有人堅信伯特認為智商可以遺傳的這項基本主張是正確的。然而對大部分科學家來說,伯特的醜聞儼然在警示我們,這場先天與後天的爭論可能發揮多大的影響力。

互相糾纏,難以二分
幾年之後,這項政策背後所依據的雙胞胎研究開始受人質疑(參見〈伯特的醜聞〉一欄),不過此時「基因就是天命」的主張已經失去了大半影響力(至少在學術圈以外是如此)。父母們早就發現不管他們多麼努力,子女們的個性通常還是有極大的差異,這表示個性並非全然是由先天或後天所決定。

然而在學術界,這項爭議仍然沸沸揚揚。1975年,哈佛大學的蟻類專家愛德華‧威爾森(Edward O. Wilson)出版了《社會生物學》(Sociobiology),他在書中提到單靠基因就能產生非常複雜的行為。他也試圖把他的論點衍伸到人類行為上,而這掀起了激烈的爭辯─其中一項主要的原因在於,這樣的觀點似乎想讓基因決定論死灰復燃,帶有優生學的弦外之音。 而這個時候,科學家也不斷提出證據,顯示從性傾向到職業選擇,基因的影響幾乎無所不在。

到了1990年代中期,學術界似乎終於取得和大眾一樣的結論,那就是人類行為是先天、後天與純然機運所綜合而成的結果。

1998年,美國心理學家茱蒂‧哈里斯(Judith Rich Harris)出版《教養的迷思》(The Nurture Assumption), 這本暢銷書為父母們長久以來的懷疑提出科學支持:父母的教養技巧對子女發展的影響其實相對不大。此時,遺傳研究也找到越來越多證據,證明基因和環境如何相互影響,這也使先天/後天之間的標準二分法顯得相當可笑。

越來越多研究顯示,重點不只是有沒有某個相關的基因,還包括這個基因如何表現,而這可是受到許多因素影響。比如說,科學家發現草原田鼠(Microtus ochrogaster)的一夫一妻制和某種基因「開關」有關,這個開關啟動會使牠們的大腦對於血管加壓素(在交配時釋出的荷爾蒙)變得敏感。似乎是因為這個基因的表現,使牠們迷上釋放的血管加壓素,所以才和性伴侶長相廝守。

基因的表現方式也會受到外在因素影響。加拿大麥吉爾大學的研究人員在老鼠實驗中發現,比起被母親忽視的幼鼠,從母親身上獲得許多關注的幼鼠荷爾蒙濃度比較不會受到壓力影響。換言之,相同的荷爾蒙相關基因,它的表現會因養育方式的不同而改變。

該研究團隊接著透過生化方式改變那個基因的表現,成功地讓原本安適的老鼠變得緊張,也讓原本神經質的老鼠變得泰然自若。這不禁讓人期待不良教養對子女所造成的影響在子女長大後也有辦法消除。

「同性戀基因」是否存在?
1993年,美國國家癌症研究中心的狄恩‧ 漢默(Dean Hamer)發表了一項震驚全球的證據,表示在同性戀兄弟的研究中,發現某些基因和同性戀有關。大約四分之三的同性戀兄弟在定義性別的X染色體上有某組相同的DNA序列,代表他們基因體中的這些區段內至少有一個「同性戀基因」。其他研究人員則發現,同卵雙胞胎兩人都是男同性戀的機會比異卵雙胞胎高出許多,這個結果也符合同性戀基因的概念。

然而在1999年,由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的研究者所進行的史上最大規模雙胞胎基因研究,卻無法重現漢默當初所發現的結果,這使得人們開始懷疑漢默的主張。無論如何,漢默強調即使這樣的基因確實存在,它也不會決定性向,因為正如雙胞胎研究所揭露的,非遺傳的因素也很重要。

應驗達爾文的預測
科學家發現人類的許多特質也有這種所謂的「外遺傳連結」(epigenetic connection),包含憂鬱、精神分裂和政治傾向,甚至性傾向(參見〈「同性戀基因」是否存在?〉一欄)。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或許是 ,如今科學家已經找到證據支持達爾文對口說能力所提出的看法。研究人員發現,一個名為FOXP2的基因和語言學習能力有關。只有這個基因是不夠的,它必須是正確的變異體,還得以正確的方式表現。人類具備這些條件,而這是我們向其他人類學習語言時不可或缺的關鍵。

先天與後天之爭已經交戰超過一個世紀,但是到最後我們可能會認清真相:這不過是個錯誤的二分法罷了。我們從這番辯論中得到的最大收穫或許是:我們明確意識到,若科學爭議中的任一方壟斷資訊,會釀成多大的災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