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3年9月26日 星期四

荷蘭製片人稱從樂譜中破解出納粹寶藏埋藏地點

就拿出這筆錢重振第三帝國的雄風吧!說笑罷了。。。
據德國《明鏡周刊》報道,荷蘭製片人利昂·吉森(Leon Giesen)認為,他可能在樂譜中發現了納粹寶藏埋藏地點。現在他正在巴伐利亞州米騰瓦爾德鎮(Mittenwald)尋寶。

   巴伐利亞曾是納粹發跡地之一,有傳聞那裡藏有納粹搜刮而來的寶藏。1944年盟軍和蘇聯軍隊進攻前,納粹頭目海因里希·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曾計劃在此建造堡壘,直至抵抗至最後。1945年4月,納粹國防軍和德國國家銀行官員同意將儲存在國家銀行的部分資產藏起來。後來,這些資產中的一部分被移交給盟軍,但大約100根金條、成袋的美元和法郎卻不翼而飛。

   吉森的根據是,傳聞希特勒的私人秘書馬丁·伯爾曼(Martin Bormann)曾把記錄有藏寶數量和地點的信息編入密碼樂譜,一名軍隊牧師被派出將其送給慕尼黑市某人。但此密碼樂譜不翼而飛,最終落入荷蘭記者卡爾· 哈默·卡提(Karl Hammer Kaatee)手中。在多年嘗試破解無望后,卡提於2012年12月公布此樂譜藏寶圖。

   儘管許多人懷疑其真實性,但製片人吉森認為他破解了這個秘密,稱樂譜就是藏寶略圖,米騰瓦爾德鎮就是藏寶地點。吉森的努力挖掘已有成果,他發現大量不屬於當地的未知金屬。吉森目前正為挖掘籌集更多資金,並考慮將挖寶過程拍攝成紀錄片。但當地歷史學家懷疑吉森的發現。

納美人真實版 美國「藍血人」卡拉森逝世

感覺近來很多「認識」的人也相繼離去,前段時間的Jesse Marcel,直至本次的Paul Karason,RIP
因皮膚永久變成藍色,仿如電影《阿凡達》裡納美人真實版的美國男子卡拉森(Paul Karason),周一(23日)在華盛頓一家醫院因為心臟病發作辭世,終年62歲。

他由於心臟病發被送入院,其後感染肺炎,再出現嚴重中風,讓他終告不治。

卡拉森原本藉藉無名,直至2008年他在國家廣播公司(NBC)電視節目上亮相,談論他的「銀質沉澱症」(Argyria)後,才成為全美知名人物。

卡拉森原本膚色跟一般人無異,但15年前為了治療臉上頑劣的皮膚炎藍,他自行長期服用宣稱能治百病的膠質銀(colloidal silver),時間長達10年。結果導致他的皮膚變成灰藍色,被稱為「藍人」。

他後來也說,由於外表異於常人,讓他漸漸不喜歡外出,只有在去銀行或買菸時才出門。


據了解,長期使用膠質銀可能造成「銀質沉澱症」:銀粒子沉澱在內臟器官或皮膚,讓膚色變藍。美國毒性物質及疾病登記署記載,「銀質沉澱症」屬於外貌問題,不損及健康。

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在1999年時宣布禁止非處方膠質銀,也禁止宣稱它有療效。


發現外星生命存在證據?! 科學家:證據就在平流層裡

我個人絶對同意外星生命的存在,但外星人的話現階段就太那個了吧。。。
英國科學家將一只特殊的氣球發送到太空邊緣,也是在大氣中的平流層裡,收集了16英里遠,26公里高空的大氣樣本,發現了單細胞植物矽藻。由於發現的矽藻是小型生物有機體,他們認為這種有機體只可能來自太空,因此,他們相信首次找到了外星生命存在的證據。

於是,由天體生物學家錢德拉‧維克拉瑪辛赫(Chandra Wickramasinghe)教授所帶領的研究小組,對此證據宣稱路經的流星已經將「生命的種子」在不同行星間傳播但這並不是第一次在高空大氣層發現微小的有機物,許多科學家認為,有機物是透過颶風等自然現象進入大氣層。

對於其他科學家的反駁,錢德拉‧維克拉瑪辛赫則是指出,此類大小的粒子不可能升到地球上空27公里的高度,堅信它們來自太空。

當年度英仙座流星雨來臨時,錢德拉‧維克拉瑪辛赫發送了一只特殊設計的氣球升空。這只氣球攜帶有無菌顯微鏡幻燈片,後者暴露在27公里高空的大氣層裡。當氣球返回地球時,科學家在顯微鏡載玻片上發現極小的水生藻類,於是錢德拉‧維克拉瑪辛赫聲稱這只可能是外星生命形式。

這項發現發表在8月在美國聖地亞哥召開的天體生物學會議上。維克拉瑪辛赫教授表示,「這種類型的生物體之前在平流層裡從未發現過,這些生物體可能是超小細菌殖民地,或者是兩個罕見的單獨有機物,分別是藻細胞膜和一個200微米的粒子塊與生物膜和生物纖維相互交錯。」

維克拉瑪辛赫表示這項發現是「彗星有生源說」理論的證據。因這一理論認為「生命種子存在於整個宇宙,並且會從一顆行星傳播到另一顆。」目前這項論文發表在受爭議的《Cosmology》期刊上。

在大氣中的平流層裡,發現了單細胞植物矽藻。由於發現的矽藻是小型生物有機體,他們認為這種有機體只可能來自太空,因此,他們相信首次找到了外星生命存在的證據。

2013年9月11日 星期三

集中營內的蝴蝶和參透生死的羅斯醫生

生亦何歡,死亦何哀?活著是為了更幸福的生活,更歡樂的人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對不少從事臨終照顧的人士來說,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醫生(Elisabeth Kübler-Ross)是位重要人物。這位生於瑞士的心理醫生對死亡的研究,把西方醫學對瀕死病患者的處理從陰暗冰冷中帶回陽光之下。她透過文字和行為,把關懷一詞變成給瀕死病人的處方藥物,也把同理心加入了照料他們的醫學程序。

 在六十年代,羅斯醫生藉著對兩百多位絕症病人的心理分析,歸納了他們在面對生命中最大的壞消息後的五個階段: 否認(Denial)、憤怒(Anger)、討價還價(Bargaining)、抑鬱(Depression)和接受(Acceptance)。

羅斯醫生的著作《On Death and Dying(中譯死亡與瀕死》在一九六九年出版,為醫學界帶來震撼。這本文獻和她之後的多本著作,探討了由瀕死時魂魄出竅到死而復生的現象。在怎樣面對死亡這一大難題上,替我們開拓了宗教以外的一片天空,也構成現代生死學的基礎。






 羅斯醫生認為死亡是自然現象,本身並不可怕。反之現代西方文化對死亡加上虛偽的掩飾和造作,反而令大眾失去自然地面對死亡的機會。她舉例說墨西哥就有著對死亡處之泰然的特質,他們只要興之所至,就會帶同食物到親人墳前,像處身家中般和死者閒話家常。羅斯醫生對童年在瑞士時一位鄰居的守靈儀式印象深刻。羅斯醫生的父親和其他親友一般,可以隨意觸踫死者和跟他說話,整個儀式完全沒有現代喪禮要為死者穿上絲質喪服、躺進用綢緞軟墊覆蓋的棺木和面上塗上胭脂等的人工造作。這些細節,從羅斯醫生的角度,是加深現代人對死亡的隔閡的主因。

從多年和死亡交往的經驗,羅斯醫生察覺,只要病人在生時依照自己的意向而活,日子充實,事事盡力而為,沒有留下悔疚,多會安詳的離開世界。反之,背負著未能完成別人對你期望而離開的病人,往往顯得十分痛苦和哀傷。

怎樣面對病重的親人?羅斯醫生認為誠實和愛,是處理的兩大基石。不要迴避病者的問題,但不要為他們未問的先行作答。千萬不要自作誠實好人,把自以為的真相公開令他們希望幻滅。病人未提出的原因可能是未能接受答案。而希望,正正是我們生存下去的最大動力。在最後階段時,在病人周圍組成一個用愛織成的支持網,盡量答應他們的要求。無論是選擇在家中離世、轉到寧養醫院,甚至喝一杯咖啡、抽一根煙,在可能情況下,應盡量配合。

 羅斯醫生除了學術研究外,也創辦了「和平之家」(Shanti Nilaya, Home of Peace),一所為瀕死病人設立的療養設施。一九八五年,她也計劃在美國維珍尼亞州設立專為愛滋病童而設的寧養醫院,但遭到當地居民的反對而告吹。一九九四年,她的住所更被縱火而燒毀。


 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生長於瑞士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小康之家,母親在一九二六年誕下包括她姊姊和妹妹的三胞胎。

 羅斯五歲時患上小兒麻痺症,當時醫生覺得她生存的機會渺汒,雖然後來羅斯奇跡的康復,但醫院陰暗、冷漠的環境,在她心內留下不能磨滅的陰影。十三歲時,妹妹也患上同一症狀,令羅斯立志要當一位醫生,但父親卻極力反對,要她將來留在家族生意工作。

 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參加了「國際和平志願工作團」。由於瑞士在大戰期間維持中立,羅斯未曾目睹戰爭的可怕。波蘭的邁坦尼克集中營(Majdanek Concentration Camp)的一段經歷,是羅斯醫生人生的轉捩點。

在一次訪問中,羅斯醫生向美國脊醫權威Daniel Redwood,說出這個改變一生,令她投身心理學的經歷:

 我知道納綷在邁坦尼克的毒氣室中屠殺了成千上萬的兒童,但我在營房的牆上,見到的卻是他們留下一張又一張的蝴蝶圖畫。我清楚這些畫是小孩在知道再也見不到父母、親人後畫下的,這個境象給我很大的震撼,同時也帶來很大的疑惑。
 我當年只是一個在無風無浪的瑞士成長的一個年輕女孩,對人性的醜惡認識不深,邁坦尼克和飽受戰火摧殘的歐洲,對我來說,非常陌生和無法理解。

 殺死千萬兒童的兇手,本身也是普通人,也會為自己孩子的健康擔憂,然而卻可以日復日的作出殺人的冷血行為?

 當日在我旁邊的是一位在集中營當義工的猶太女孩歌妲,她的父母、祖父母、兄弟和姊妹都被送進毒氣室。到她被安排進入毒氣室的那天,卻因為當天被安排的人數已經超出負荷,臨時把她從隊伍中抽出來。但因為她的編號已被列入死者名單,一直未有再被送回毒氣室,奇跡地逃過一劫。

 歌妲在集中營渡過餘下的日子,她立誓要盡餘生之力把目睹的惡行公諸於世。

 當盟軍解放邁坦尼克時,歌妲卻對自己說: "若我在以後的日子都花在形容醜惡上,我和希特拉就會無甚分別。從我口中出來的,全部都是仇恨和惡毒的種子。" 歌妲告訴我她向上帝保證,如果一天未能寬恕希特拉,她一天都會留在營中。當她離開邁坦尼克時,要帶著營中歲月給她的教訓。

 臨別時,她再和我說: "妳可能還未清楚,在所有人當中,存在著一個希特拉!" 她的意思是,我們必需先承認心中存在著邪惡,然後才能把它驅除,做一個真正的善人。

 聽畢她的說話,我卻在想: "她肯定有點不正常,我的心裡怎會藏著一個希特拉。" 幾天後,因為我染上風寒病,我要離開邁坦尼克。在不斷需要轉乘便車的旅途中,因為病情加劇和三天未曾進食,我最後無法回到瑞士,被發現昏迷在德國的一處森林中。在醫院裡,我突然醒覺,在那三天的行程中,若身邊經過一位帶著麵包的兒童,我必定會把麵包奪走。

 在剎那的頓悟後我對自己說: "我完全明白歌妲的意思,我心中的確住著一位希特拉。" 隨著處境的逆轉,生出邪惡的念頭是自然的事。

 這就是一切的開始,回到瑞士後我和自己說要進入醫學院,我要清楚了解是什麼把純真兒童變成納綷惡魔的原因。

 邁坦尼克的蝴蝶代表什麼?在羅斯醫生的晚年她得到了答案:

 就像蝴蝶破繭而出,死亡令人類的精神蛻變。怎樣從轉化中悟出道理而變得關愛別人,就是我們的工作。

一九九五年,羅斯醫生因為一連串的中風令她左半身癱瘓,九年前的今天,參透生死的她在阿里桑那州的家中安詳離世。

 羅斯醫生生前曾說她清楚自己死後的去向,但在到達最後歸宿之前,她會先在銀河上唱歌跳舞。

參考:
Elisabeth Kübler-Ross / Wikipedia

 "On Death and Dying'' ~ Interview With Elizabeth Kubler-Ross M.D. / Interviewed By Daniel Redwood D.C. / Cosmic Visions Blog

Elisabeth Kubler-Ross: Hundreds of Butterflies / Arlene Goetze / cddsg.org

伊莉沙白‧庫伯勒-羅斯 (Elisabeth Kubler-Ross) 和她的生死學/ Sailing in the Ocean of Truth


http://thehousenews.com/personal/集中營內的蝴蝶和參透生死的羅斯醫生/

2013年9月6日 星期五

半山朝聖夜!

難得空閒,抽空到半山一遊,沾沾財氣。。。開學後學業日漸繁重,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










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英國最高情報單位神秘面紗 不存在的MI6...

間諜/特工是世上最古老職業之一,近排出版了一本有關MI6歷史的書本,大家可以到書局碰碰頭:P
充滿神秘色彩的英國情治單位軍情六處(MI6)日前被指控謀殺黛安娜王妃,MI6究竟有何能耐主導這項計畫?從電影《007系列》或許可看出一些端倪,屬於英國最高情報單位向來被高度保密,就連英國政府也不承認它們的存在,迄今有百年歷史的MI6,不僅被西方情報界奉為圭臬,也是世界四大情報組織之一。

 從伊莉莎白女王時期1959年英國創立了保密局,隨後不斷改組直到1909年正式統稱為英國陸軍情報六處(Military Intelligence 6),主要任務為收集全球政治、經濟、軍事情報以及反恐任務等。此外,在1992年前英國政府對外宣稱,MI6為政府電信局或外交部常務次官辦事處,不受政府領導,政府部門名單也找不到MI6這個名字,到了1994年才正式公開。

 而在20世紀的30到40年代,它被公認為世界上最高效能的情報機構,最著名的就是在納粹德國猖獗時期,在歐洲、南美洲、亞洲地區從事諜報活動。此外,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中央情報局曾要求MI6協助培訓情報人員。

 關於MI6的輝煌戰績包含成功說服美國在世界第一次、第二次大戰期間支持英國的戰爭計畫,以及促成諾曼地成功登陸、追蹤德國V型武器等。但為何MI6何以成功,其實主要歸功於1939年的轉型,拋棄傳統刺探情報的觀念,以無懈可擊的代碼破解和攔截超機密的無線電情報立下奇勳。

 而英國首相邱吉爾上任後,MI6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但隨著冷戰結束,MI6逐漸將情報工作轉向網路安全問題等。根據英國《衛報》報導,MI6也參與了伊拉克戰爭,協助收集、監控所有機密情報。

 不過,在伊拉克戰爭前不斷湧現大量假情報,讓英國政府對MI6失去信心,自此MI6進行改革,聘請一位商界人士擔任高級情報監員,代號為「R先生」,對英國駐全球間諜收集來的情資進行全面體檢,確保準確性。

據報,現今MI6遭遇的危機並非日益猖獗的反恐主義,而是缺少經驗豐富的情報人員、人才流失等問題。在2011年至2012年許多情報人員因為低薪紛紛跳槽至危險性較低的私人企業包含Google、微軟等,釋出2倍薪水吸引人才,在短短一年就有216位情報人員離職,英國政府支付了高達2.3億港幣的資遣費。


 近來,對於招募人才方面MI6開始青睞女性、殘疾人士、少數族群,尤其以會說波斯語、阿拉伯語等應聘者情有獨鍾。對此,英國一位國會議員說,「龐德的形象到了改變的時刻,我們需要的不再是端著馬丁尼酒杯的男人」。

 此外,MI6為了使自己能夠招募到各種文化背景、具溝通交流能力的人員,甚至在英國《泰晤士報》、《經濟學家》雜誌上刊登過招聘廣告。據悉,其招募對象只要是英國國籍公民,對工作專業背景也沒有特殊的要求,甚至還開通網路招聘,包括一套「智能招聘系統」有意者可在任何時候登錄網站,通過一系列審核後便可成為MI6的新成員。

 不過,對於一直保有神秘色彩的MI6這些公開招募舉動引起諸多爭議,有人認為這違反了MI6一直以來的保密原則。不過,現任處長約翰‧索沃斯(John Sawers)堅稱,MI6仍是個秘密機構,絕無違反其高度保密性。

據悉,針對近來發現不斷升級的恐怖活動,其中以胸前藏有「木蘭飛彈」的女恐怖份子,MI6特此展開大規模的拆彈小組,這些特務除了要會拆解炸彈外,還要擁有俊俏的臉旁,計畫像電影《007》一般,施展美男計誘惑那些胸前裝有「炸彈」的女恐怖份子。

 對於英國政府一直諱莫如深的軍情六處在成立百年之際,在2009年終獲官方准許出版了首部傳記,2011年問世揭開MI6各色間諜活動,以及真實再現007特務詹姆士‧龐德原型人物們的傳奇生涯。但是,該國一位前政府官員曾說,龐德式的英國情報機構與現實相差甚遠。他表示,MI6的主要作用是收集外國政府活動的情報資料,更多時候是在幕後默默無聞工作,不像007那樣大張旗鼓地去執行危險任務。

 此外,縮寫為「MI6」的軍情六處常有人與突擊步槍代號「M16」搞混,鬧出不少笑話。

2013年9月2日 星期一

自稱曾摸過疑似UFO殘骸物 美醫師逝世

永遠懷念你
美國一名聲稱自己小時候曾親眼看到過、親手摸過不明飛行物體墜毀殘骸的醫師馬歇爾(Jesse Marcel),日前於蒙大拿州住所過世,享年76歲。據悉,馬歇爾還曾參與許多電視節目,敘述自己碰觸不明飛行物殘骸的經驗。

根據外媒報導,馬歇爾曾對外表示,自己的父親為空軍情報員,1947年時新墨西哥州曾發生疑似幽浮的不明飛行物體墜毀事件,且有留下殘骸,父親即被命令調查此事件。

馬歇爾稱,父親曾將不明飛行物體的殘骸物帶回家,並向他表示這些殘骸物不屬於地球所有,要他好好看仔細。當馬歇爾成為醫師後,曾上許多電視節目、雜誌等媒體,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

對於馬歇爾的親身經驗,有人相信也有人認為並非事實。馬歇爾的妻子琳達(Linda)則曾表示,馬歇爾並沒有說謊,也從未在自己的經歷上多加點綴或加油添醋,他只是闡述自己所見的事實而已。

美國一名聲稱自己小時候曾親眼看到過、親手摸過不明飛行物體墜毀殘骸的醫師馬歇爾(Jesse Marcel),日前於蒙大拿州住所過世,享年76歲。

2013年9月1日 星期日

監控8任總統掌控美國48年的共濟會大師胡佛

胡佛,一個創造了美國歷史和FBI神話的傳奇人物。懂得守護秘密,才是成功之道。
2011年11月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執導的美國傳記電影《胡佛傳》(J. Edgar)在美國熱映。影片講述了那位實際控制權力遠大于美國總統,而且非民選的FBI聯邦調查局的神秘局長約翰·愛德格·胡佛一生的傳奇故事。這部影片放映後再度引起人們對胡佛的興趣。

J-愛德格·胡佛(Edgar Hoover,1895年1月1日-1972年5月2日),美國聯邦調查局第一任局長,任職長達48年。作為一個叱吒風雲近半個世紀的傳奇人物,他在半個世紀中實際是美國的無冕之王,權勢讓總統也望塵莫及。

愛德格·胡佛出生於1895年1月1日,他堪稱是一位創造了美國歷史和FBI神話的傳奇人物,他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局長寶座上一坐就是48年。在那48年裏,美國前後更換了8位總統(其中包括著名的羅斯福、杜魯門、艾森豪和甘迺迪),16位總檢察官——但FBI局長卻始終名叫J·愛德格·胡佛。他所擁有的權力之大是後來任何FBI領導所無法企及的。





與共濟會的關係
胡佛于1895年新年生於華盛頓特區的一個家庭中,其母為安娜·瑪麗·斯凱特琳(Anna Marie Scheitlin),是瑞士雇傭軍的後裔,其父為老迪肯森·奈勒·胡佛(Dickerson Naylor Hoover, Sr.),成長於華盛頓特區東市集(英語:Eastern Market, Washington, D.C.),有英國和德國血統,與黑手黨有關係。

胡佛在大學時曾在國會圖書館工作,並加入了共濟會旗下的卡巴奧發兄弟會(Kappa Alpha Order)。

胡佛在25歲時正式加入共濟會,於1920年11月9日他26歲生日前被提拔為“石匠大師”(Master Mason,共濟會中的第3級)。胡佛畢生是一個“投入而且赤誠的”共濟會成員。

在胡佛52年的共濟會會員生涯中,他獲得了共濟會授予的不計其數的獎章和榮譽。1955年,胡佛被共濟會美南分會提升為第33級榮譽總督辦——在共濟會的組織結構中,33級為最高。

次年,胡佛被共濟會授予最高獎賞——大榮譽十字勳章。

胡佛實際就是共濟會在美國的政治情報總管

胡佛一手創建了FBI。FBI的前身是司法部調查局,隸屬美國司法部,在改組後名義上仍掛靠司法部,實際FBI並不受司法部長甚至不受總統的掌控。司法部只是掩護或庇護著FBI。FBI和CIA、DHS、美聯儲、美國國稅局IRS以及NASA等國中之國機構一樣,都超越于美國總統的實際管轄權(總統僅有表面的人事任免權),而是直接隸屬共濟會最高層控制下的一系列特殊機構。這是美國國家體制所具有的最為獨特而神秘的性質。

作為FBI這個神秘機構的守護者和最高掌權人,幾十年中胡佛就是FBI的化身,是一個令無數人恐懼的神秘人物。人們只知道蘇聯有一個可怕的克格勃,卻很少知道美國也有超越成文法律之上的可怕統治機構FBI和DHS(國土安全局)。

作為美國歷史上一位最有權勢的人物,胡佛是那個時代真正的無冕之王,是有權監督和控制在任總統的人物。因此胡佛也是美國政治史上最富爭議的人物。即便在他死後的30多年裏,關於他的各種議論也至今沒有停止過。在他死後,美國國會才立法規定FBI局長的最高任期不得超過10年。因為人們被胡佛嚇到了。胡佛現象,展示了美國複雜政治制度如何實際運作的背後一面,完全不是幼稚的中國普世論者想像的那樣簡單——什麼民選、民治、民有,不過是一個畫餅充饑的欺人神話而已。

最新揭秘
近20多年來,一位名叫理查·海科的記者走訪了十幾位元知情人,查閱了上千份有關胡佛的文件,寫出一本揭露胡佛權力秘密的新書《影子之王:J·愛德格·胡佛的秘密一生》。

書中記述:1924年,當時還是一名司法部年輕律師的胡佛被任命為調查局局長。

理查·海科在書中寫道:“胡佛一直知道怎樣守護秘密——這是他成功的真正原因。他不僅知道這些秘密,而且沒有人知道他究竟知道哪些秘密。”“沒有一位總統敢解雇胡佛,因為沒有一位總統知道胡佛究竟知道些什麼。這對總統來說是最大的恐嚇。”

——“沒有人知道他究竟知道哪些秘密。”

——“沒有一位總統敢解雇胡佛,因為沒有一位總統知道胡佛究竟知道些什麼。這對總統來說是最大的恐嚇。”

FBI只為胡佛服務
書中說,在胡佛的領導下,FBI成為一個嚴密而有序的機構。這個機構裏有他建立的指紋檔案系統和犯罪實,當然還有能幹的FBI偵探。胡佛要求這些偵探對自己絕對服從。理查說:“他的這支隊伍中所有人都只效忠他一人。他們從來不聽首席檢察官的命令,也不聽美國總統的命令,他們只聽胡佛的命令。”

因此,胡佛實際掌管著華盛頓的政治鑰匙。

理查說,胡佛的神話來自于對現代公共關係的掌握。他不僅掌管著FBI,還在任何地方控制著它的形象。胡佛甚至要求好萊塢聽從自己的命令,攝影棚裏拍攝犯罪片時都必須遵循胡佛的意志。理查說:“每個細節都在他的監視之下。他對每部電影,每個場景,每個腳本,每名演員都進行審閱。每件事情都要經過他的批准。”在電影《國民公敵》拍攝時,胡佛給演員詹姆斯·卡格尼的惟一建議就是“在結尾你必須要死掉,因為我不想看到任何騙子活在這個世界上。”




胡佛不僅操控著FBI的形象,更多地還控制著自己的形象。為了避免醜聞的出現,他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全部私生活——一生獨居,沒有結婚。“對於像他這樣一個有權勢的人來說,要保持自己的形象,只有犧牲自己的生活。放棄自己的私人生活就是他的生活,除此之外他沒有其他的生活可言。”

書中還說,只要胡佛認為有人對自己產生了威脅,他就會用自己的權力讓他們的日子不好過,馬丁·路德·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理查說:“胡佛覺得自己遭到了這位民權運動領袖的羞辱,因為馬丁·路德·金竟敢不接胡佛的電話。”“就從那個沒被接聽的電話開始,馬丁·路德·金在餘下的生命中就不再有自由可言。胡佛像幽靈般地纏繞著他,對他進行竊聽甚至跟蹤。” 1971年,美國一雜誌刊登一幅漫畫,認為胡佛掌握美國生殺大權。

在寫書的過程中,理查還發現,在胡佛所收集的秘密文件中有一些是用作他的私人用途的,其中包括一些裸照。理查說:“他有很多人的裸照。這是他為自己收集的下流檔。他對色情文學絕對有很大興趣。當然,他可以堂而皇之地辯解說,自己需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以便採取對策。”

美國NBC記者約翰·霍肯貝瑞在採訪理查時問起了這些裸照的主角都有誰?

理查回答說:“瑪麗蓮·夢露,這並不讓人驚奇。不過還有其他人,其中包括羅斯福總統的夫人埃莉諾。”

這讓霍肯貝瑞感到無比驚訝,“天哪,請原諒我的好奇。怎麼可能有人拍到她的裸照,甚至有人會想要她的裸照呢?”

理查回答說:“當時好萊塢影星W.C.菲爾茲手頭上碰巧有這麼些照片,有人說是羅斯福夫人埃麗諾的。胡佛聽說了這件事後就向菲爾茲表示想看看這些照片,菲爾茲就給了他,這應該也是胡佛權力和手段的體現。”

特殊榮譽
1938年,胡佛在為奧克拉荷馬州浸會大學畢業典禮演講時,接受了該學校授予的榮譽博士學位。

1950年,英國國王喬治六世授予胡佛大英帝國勳章和榮譽騎士頭銜。他因此可以在名字後署上字母KBE,但由於他是美國公民,不能使用“爵士”頭銜。

1955年,胡佛被總統德懷特·艾森豪授予國家安全獎章(National Security Medal)。

1955年,胡佛被共濟會授予33級會員資格,並在1956年獲得其最高認可——大榮譽十字(Grand Cross of Honour)。

1966年,他獲得總統林登·詹森授予的傑出貢獻獎章(Distinguished Service Award),以表彰他擔任聯邦調查局局長時的表現。

華盛頓特區的聯邦調查局總部約翰·愛德格·胡佛大樓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胡佛死後,國會通過決議,允許他的遺體在國會山圓形大廳裏供人瞻仰,這種榮譽在當時只授予給過另外21個人。

國會還通過決議,刊印一份紀念手冊來追思胡佛。《約翰·愛德格·胡佛:美國國會紀念頌詞以及與他的生活和工作有關的文章和社論》


(J. Edgar Hoover: Memorial Tributes in the Congress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Various Articles and Editorials Relating to His Life and Work)於1974年出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