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C9夫人,因本人學業日漸煩重,缺乏足夠時間打理本網誌,所以本網誌會長期維持有限度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香港求生組織

大家好,又是我C9夫人出場的時候了!本次浮上水面是想為友人(其實C9我自己也有份。。。)的網頁賣一賣廣告,希望大家支持一下~

面對世界上愈來愈多的災難,加上不時發生各種天災人禍,所謂的意外,就是意料之外,所以我們於平穩日子都要學習各種求生技能,未雨綢謬,為未來不穩定的因素做好準備。 本會正處於統籌階段,以增加成員數/完善組織運作為主要短期目標。現隊員年齡層多為九十後,憑著我們對災難求生的熱誠,現誠邀"您"加入我們,透過專業訓練/知識傳遞/野外實習/團購裝備等方式,共同構建香港求生組織!

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survival
(關注我們的專頁吧!獲取最快最新的求生資訊/活動預告/團購活動)

網誌:http://hksurvival.blogspot.hk/
(提供較為詳盡的求生資訊/活動紀要)

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

小蝦米對大鯨魚 ─ 反基因改造人人有責

面對孟山都這樣的大企業,支持有機栽種的農民常常受其迫害。儘管不少農民已開始團結起來反擊,但仍難以與其抗衡,因為國家政府面對這些財團往往是消極不作為或以法令保障!正如美國通過的《孟山都保護法》(第933條法案)為孟山都和「國際警察」拉上了一條紅線!
有機農民遭受基因改造巨人孟山都的欺負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儘管英勇的有機農民將孟山都告上法庭,美國法院卻無法保護他們。

當基改玉米開始授粉,它的花粉將會隨風散播到幾哩遠的地方,沒人能保證這些飄出去的花粉是否會污染到其他農作物。為了避免遭受池魚之殃,很多有機農民開始反擊,孟山都宣稱這不是他們的責任,甚至要求因為交叉授粉而作物受到影響的農民支付費用。他們的理由是這些農民「栽種」孟山都的專利種子卻沒有付錢,問題是這常常非農民所願。

孟山都對法庭一點都不陌生,好在農民們已開始反擊;數十家有機產品製造商反抗孟山都並得到了國際的注意,但這依然是一場非常艱困的戰鬥,孟山都的背後勢力極其巨大,歐巴馬總統曾經承諾絕不簽署孟山都保護法案,但最後仍然背棄了他的承諾。

聽起來老百姓無能為力?事實上,有需求才會有供給,如果人們不再買孟山都的帳,他們也就不可能再繼續生產;反之,每一次有人購買了基因改造的東西,就是在壯大孟山都的勢力,讓他們更加無法無天。

想一想,孟山都污染了別人的土地,卻不負相當的責任,反而「惡人先告狀」要求農民付費,邏輯在哪裡?有機農民非常努力將高品質的食物提供給具有健康意識的人們,卻被孟山都所誣陷,這是不公平的。

如果你想幫助對抗邪惡的基因改造集團、保護我們的食物和地球健康的話,不妨分享這篇文章給你的親朋好友,我們可以從不使用及購買含有任何基因改造成分的產品做起,幫助小蝦米一起對抗大鯨魚吧!

法國科學家︰實驗證明轉基因玉米誘發腫瘤

黑水現在是孟山都的了!-孟山都之亂

http://cht.naturalnews.com/chtbuzz_buzz002544.html

尼斯湖水怪可能死了 已18個月沒牠的消息

或許尼斯湖水怪只是一場誤會,或許尼斯湖水怪只是一場刺激旅遊業的小把戲,但他的傳奇色彩並不會因而減弱。C9也超過18天沒上來開貼了,大家以為我死了嗎?。。。
將近90年來,這是第一次沒有人聲稱「確實目擊」尼斯湖水怪(Loch Ness Monster)。長期記錄尼斯湖水怪目擊事件的蓋瑞坎貝爾(Gary Campbell)說,已經有18個月沒有人出面說,看到尼斯湖水怪了。歐美各大媒體紛紛以「尼斯湖水怪死了?」為題「聳動」報導此事。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威廉希爾圖書公司(Bookmaker William Hill)也表示,該公司的尼斯湖水怪的觀測大賽(Nessie spotting contest)中,3幅入圍作品可以解釋這件事:一張是波浪,一張是一隻鴨子,一張甚至根本不是在尼斯湖拍的。

坎貝爾直言,這是自1925年以來第一次沒有收到直擊水怪的報告,「這是讓人非常不安的消息,我們不知道牠到哪裡去了。從本世紀以來,目擊事件的數量一直在減少,但這是第一次將近90年沒有任何人看到尼斯湖水怪。」

坎貝爾在印威內斯(Inverness,位於蘇格蘭北部的城市)當會計師,17年前在尼斯湖「看到東西」後,就一直追蹤記錄水怪目擊事件,根據他的記錄,目擊事件可追溯到1500年前,在西元565年,愛爾蘭傳教士聖科倫巴(St Columba)在尼斯湖遇見水怪。

坎貝爾說,「到目前為止,有1036件尼斯湖水怪的目擊報告,有一些發生在2012年。我相信,尼斯湖水怪只是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今年會再回來。」

備註:
上圖是一張偽造的照片,參與偽造的克里斯蒂安·斯堡林(Christian Spuring)在臨終前一年的11月,為他的偽造行為而懺悔,道出了真情。

原來這張照片中的怪物形象,是用玩具潛艇加上按照海蛇的模樣用軟木作成頭和長脖子裝配起來,再放到湖中去拍照產生的效果,策劃者是《每日郵報》派來尋訪水怪的記者馬爾馬杜克·韋特雷爾(Marmaduke Wetherell)也就是他的繼父,共有五人參與此事,其他四人此時都已去世,他把偽造的經過告訴了兩位參與尼斯湖計劃的科學研究人員。

也虧得斯堡林臨終前的懺悔,否則這贗品還不知道要欺騙人們多久。

http://zh.wikipedia.org/wiki/尼斯湖水怪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211/323997.htm?from=fb_et_new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